首页 > 面相大全 > 《神相铁关刀》 >

七门二议

七门二议

七门者,二奸门,两阙门,两命门一庭;二仪者,头圆法天,足方象地;天欲得高,地欲得厚;若头小足薄,贫贱人也;七门皆好,高贵人也;总而言之,额为天,颐为地,鼻为人,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天欲张,地欲方,人欲深广,日月欲光明;天好者贵,地好者富,人好者寿,日月好者茂。

上停为天,生父母贵贱;中停为人,主昆玉妻子仁义;下停为地,主田宅奴婢,畜牧饮食也。

若夫颧骨纵起,肤色润泽者,九品之候也。

又回,腰腹相称,臀牌才厚,及高视广步,此九品之人候也。夫色须厚重,腰须广长;故经曰:面如黄瓜,富贵荣华,白如截指,黑色如漆;紫色如棋;腰广而长,腹如垂囊。行如鹅龟,此皆富贵人也,凡称夫公候将相以下者,不论班品也。

辅骨小儿,鼻准微端者八品之侯也。又曰,胸背微丰,手足润泽,及身端步平者,此皆八品之侯;夫鼻须洪直而长,胸脾须丰厚如龟形,手足色须赤白,此皆富贵人也;故经曰:手足如棉富贵终,手足厚好立使在旁也。

辅角成棱,仓库皆平者,七品之侯也。又曰,胸厚颈粗臀胜佣均,及语调顾定,此皆七品之侯也。夫颈须粗短,手臂须纤长,语须如笙凤,此皆贵相也。放经曰:牛硕四方,富贵隆昌,虎头高峙,富贵无比,象鼻高广,福禄长厚,犀头律宰,富贵封爵,驼头蒙洪,福禄所钟,虎行将军,雁行大富也。

犀及司空龙角纤直者,三品之候也。又曰:胸背极厚,头深且尖者,及志雄林柔者。此皆三品之侯也;司空从发际直下,次天庭是也,龙角在眉头上也。

头顶高深,龙犀成就者,二品之候也。又曰,额角奇起,支节合度,及貌架性安者,此二品之侯也;夫容貌慷慨,举止汪洋,精爽清澄,神仪安定;言语审谛,不疾不徐,动息有恒,不轻不躁,喜怒不妄;发趋含合物,宜声色不变,其情荣枯不易,其掺此谓神有余者;主得贵位,四仓尽满,骨肉角俱明者,一品之侯也。头颈皆好,支节俱成,及容质姿美,顾视澄澈者,此皆一品之侯也。

似龙者为文吏,似龙者其贵,龙行者三公也;似虎者为将军,虎行者为将军,驯马骨高为将军也。

似狗者,有清官为方伯也,似猴者大富贵,似鼠者惟富而己,凡称似者,谓之动静,并似之若偏似一处,乃贫寒者也。

天中主贵宗满者,为官禄也;天中最高近发际,黄色上人正角至高广,参驾迁刺吏牧守;黄色如日月,在天中左右等天子也,黄色出天中圆大光重者,暴见天子;经年及井窦有功受封诰,有黄气如悬钟鼓,三公之相也;又发黄气如龙形亦受封也,四时官气发天部,如镜光者,暴贵相也。

天庭主上公大丞相之气,天庭直下至天中有黑子市死。

司空主天官亦三公之气,司空直下至天中恶色.主上书大凶。

中正主群僚之气,平品人物之司也。中正直下次司空色好者,连官转职,若司空中正发赤色而历历者,在中正为县官在大庭为郡官州县,兰台尚书,各视所部也。

印堂主天下印绶,掌符印之官也一印堂在两眉间,微下眉头少许,次中正,发赤色加连刀,上至天庭下至鼻准为县令,直阙庭发色者长吏也。如车轮与辅角相应者大贵,印堂一名阙庭也。山根平美,及有奇骨伏起者,为婚连帝之辈也一山根直下欢印堂。亦指有势无势也。

高广主方伯之坐一从大中横列至发际凡七名,高广位在第三,高广忽黄色如两人捉鼓者,将军相也。

阳尺主州位之官一横次高广位在第四。阳风亦主少出方伯,有气忧远行也;武库主兵甲典库之吏,横次阳尺们在第五。

辅角主远州刺史之官一横次武库位在六。骨起色好,主黄门舍人之官也;边地,主边州之任色好,主黄门舍人之官也;边地,主边州之任一横次辅角位第七,有黑子落难为奴也。日角主公侯之坐一从天庭横列至发际,凡八名,日角位在第一,平满充直者宣官职。

房心主京辇之一横次日角在第二,房心左为文,右为武,骨起宜作人师。黄色见房心,上至大庭为丞令,直见房心而光泽者,召为国师也。

马主急疾之吏 -- 横次位在第七,驿刀好色应印堂之。秋冬得官也。

额头主卿寺之位

从印堂司空,横列至发际凡八名,额角横次位在第一。色红黄大吉昌也。上卿主帝卿之位-横次额角上卿,跃跃封卿大乐。虎眉主大将军--从中正横列至发际九名,虎眉横次位在第二,发青白色者应行也。牛角主王之统师小将一横次虎眉位在第三,亦主侯食禄,成角者更胜于肉也。元角主将军之相一横次位在第五,无角者不可求官,凡欲知得官在任久否,先视年上发色长短,发色长一分主一年,二分主二年,以此消息则可知也。有恶色间之者,主其年有事,白色遭丧,赤色弹夺,黑色病,清色狱厄;天中有气横于者,无官也;然官色已久忽有,死厄;色间之者,代人死也;若年上有好色如连山出云雨,处处皆通则无虑,不速发;发际有黄气,为已得官,若黑气未也;有黄气如衣带发额上,迁官益禄也。

夫人有六贱,头小身大为一贱一又曰额上陷缺,天中霪下亦为一贱。经曰:额促而窄,至老穷厄,蛇头薄曲,糟糠不足,蛇头平薄,财物零落,貉头尖锐穷厄无计。

目无光泽为二贱 -- 又曰,胸背俱薄亦为。二贱,经曰:陷胸薄尻及猴目,皆穷相也。

举动不便为三贱 --又曰,音声雌散亦为三贱,经曰:语声卿卿面部枯燥,面毛戌戌成无风而尘,皆贫贱相也。夫声之恶者,尘浊飞散,细嘎聊乱声。去则若尽,往则不还,浅乱涩细,沈浊展弊;舌短神强,謇吃无响,此恶相也。夫人不笑似笑,不瞋似瞋;不喜似喜,不畏彻畏;不醉似醉,常如宿醒,不愁似愁,常如忧戚;容貌缺乏,如经痢病;神色凄怆,常如有失;举止张惶,常如趋急;言涩缩若,有隐藏体貌,低催如遭凌辱,此并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牢狱厄,有官隐藏而失,有贬逐而绌者也。

鼻不成就,准向前低为四贱 – 又曰,眇眼斜视,亦为四贱。经曰:人中平满,耳无轮廓,贫贱相也。

脚长腰短为五贱 -- 又曰:唇倾鼻曲亦为五贱,经曰:蛇行雀趋,财物无储;鼻柱低垂,至老独炊;摇腰急步,必无所使;腰短者,则被人守职也。

文策不成,唇细横长为六贱 –又曰:多言少信为六贱,经曰:口簿人不提携,僻则为人所毁;口如吹火,至老独生;舌色白,下贱人也;苦短贫贱人也;凡欲知人是贱者。贵处少而贱处多,多者广也,少者狭也。

六贱备是仆隶之人 -- 此贵贱存乎骨格者也。

夫木主春,生长之行也 -- 春主肝,肝立目,目主仁,生长荣敷者.施受惠予之意也。

金主秋,收藏之节也 -- 秋主肺,肺主鼻,鼻生莪,收藏聚敛者,烯啬鄙悭之人也。

火主夏,丰盛之时也 -- 夏主心,心主舌,舌主礼,丰盛殷富者,富博宏通之义也。

水生冬,万物伏匿之日也 -- 冬主肾,肾主耳,耳主智,伏匿隐弊者,邪陷奸佞之怀地。

土生季夏,万物结实之目也

季夏主脾,脾主唇,唇主信,结实坚确者,贞信谨厚之礼也。故曰:凡人美眉目,好指爪者,庶几好施人也。肝出为眼,又主筋;筋穷为爪,荣干眉。藏于魂;经曰:凡人眉直而头昂,意气雄强,缺损及薄,无信人也;如弓者善人。眼有光彩而媚,好性识物理,明哲人也;眼光溢出脸外,不散不动,脸又不急不缓。而精不露者,智慧人也;脸寒流转天光者,愚钝人也;眼光不出脸者,藏情人也;加以脸涩盗视,必作偷也,精色杂而光彩脖浅者,心意不定,无信人也;精清光溢者,聪明人也;精沈光定者,大胆人也;上目毗中深厚,气色浓厚者,有威武亦大胆人也,气飘渺,浅博人也;土地不洁者无威,怯懦人也;精紫黑而光彩端定者,刚烈人也,精彩白而端定者,好隐定之人也;精光多而不溢散,情激而视端审者,直性人也;精黄而光彩澄澈者,慕道衍人也,点精近土者,志意下劣人也;点精追下者,志意高尚人,点精近里者,自收敛人也;点请近外者,傲慢憨人也;羊目直视,能教妻子;猪目应澄,刑祸相仍鹰视狼顾;常怀嫉妒蝼蛄目。心难得。

夫指者,欲纤稼如鹅,有皮相连者,性淳和人也;指头方怼者,见事迟人也;姘美者,属援人信之;恶者,人不遵承也。

毛发光泽,唇口如朱者,才能学艺人也 --
心出为舌,又主血,血穷为毛发,荣于耳。藏神经曰:野狐鬓,难期信;披沥沥,多狐疑,唇急齿露,难与为友;唇宽端正,出言有章;唇口不佳,出言不信;口边无媚,好扬人恶;口啄如鸟,不可与居;恶心入者,口急缓加鸟;言语皆撮聚者,此人多口舌:缓急不同,少信人也。

鼻孔小缩,准头低曲者,悭吝人也 --
肺出为鼻孔,又主皮,又为气息,藏于魄;好鼻者,有声誉;鼻柱薄而梁陷者,多病厄人也;鼻无媚态,蠢人;蜣蜣鼻,少意智人也。

耳孔小,齿办细者,邪陷奸佞人也 --
贤出为骨又为髓;髓穷为耳孔,骨穷为齿,藏于志,经曰:耳孔深广者,心虚而识元;耳孔丑小者,无智而不信神理;耳边无媚,鄙拙人也;耳孔小而节骨曲戾者,无意智人也;鼠耳杀之不死,又云鼠耳之人,多作偷盗也。

耳轮厚,鼻准圆实,孔头端净,额颐深广厚大者,忠信谨厚人也 --
脾出为肉,肉穷为孔,又主耳轮、准鼻梁项颐等;藏于意,经曰:夫颈高大者,性自在而好凌人,头卑弊者,性随和而细碎;故曰,鹿头侧长,志气雄长;鬼头蔑颉,意志下劣,獭头横阔,心意豁达;夫头细而曲者,不自树立人也;若色斑驳或不洁净者,性随直而不坚固。

夫手纤长者,好施舍;短厚者,好取舍则贪惜;故曰;手如鸡脚意志编促;手如猪蹄,意志昏迷;手如猴掌,勤动伎俩。

夫背厚阔者,刚决人也;薄者,怯弱人也。

夫腹端研者,才华人也;故曰:牛腹婪贪,财物自淹;虾螟腹者,虾螟腹者,懒人也。

夫腹端美者,则乐而能任人也;晰蝎腰者。缓人也。

夫声浑厚广者,可倚任安稳人也;夫蛇行者贪毒人也,不可与之共事;鸟行跄跄,性行不良,似乌鹊形也;鹰行雄烈,豺狼行者,性粗觅利人也;牛行性直,马行猛烈人也;此性存乎客目者也。

夫命之与相,忧声之响也,声动于机,响穷乎应。必然理矣。虽云以言信行,失之宰予;以貌度性,失之子羽;然传称无忧而威,忧心反之;无庆而欢,乐必还之,此心有先动,而神有先知,则色有先见,故扁鹊见恒公而知其将死,申叔见巫臣而知其窃妻;或跃马膳珍,或飞而食肉,或皂隶而晚侯,或初刑而末王,铜岩无以饱生,玉馔终乎饿死;则彼度表,扪骨指色,摘理不可诬也,故做列云尔。

察相篇一令,唐赵蓫撰,字太宾。梓州人,著儒门《长短经》九卷,谈王伯经偿之要,其第六篇则察相篇也;每条下悉狃自注,篇中义理精密,动本古经,与后世太阳清神鉴迥别,盖非术士之言也;读书知人,本儒家要道,况此篇言,皆有据可易视与。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九州岛岛八极
下一篇:相儿经

您可能有兴趣阅读:

超准心理测试:

小测验,你属于哪一类处女?

1、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你会觉得 A、彷徨不安,寂寞难耐 B

测你在哪方面易吃亏

如果你得罪了你的好朋友,如果要跟他道歉你会买什么花跟他道歉呢?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