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姓名大全 > 日本名字 >

日本传统名字“和子”背后的杂学

日本传统名字“和子”背后的杂学

本次的话题是关于“和子·和夫(和男)”这些名字的。有次听某人说“叫和子·和夫(和男)的人都是长女·长男哦”,对此我是初次耳闻,所以很是吃惊。而且在那之后我有幸见到了在温哥华经营公司的上田和男先生,当时跟他说了这事后他居然说:“没错,我确实是长子。另外,我妻子叫和子,也确实是长女。”说来,最近有本书挺热门的,叫做《谈鹤见和子:长女社会学》(2008年:藤原书店),这书名似乎也和上面的说法如出一辙。
 

我对这事实在非常在意,于是在网上查了下。结果发现,“叫和子·和夫的人当中长女·长男较多”说到底也只是种倾向而已,其实也有例外。而且一进入昭和时代,“昭一、和夫、昭子、和子”这些名字突然开始变多。也就是说,在年号从大正变为昭和的1926年出生的人群中,即便不是长男长女也有叫“和子·和夫”的。
 

接着,我还很好奇“和”这个汉字为何训读为“かず”。这读法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从和平、平安等意思中丝毫不见和语“かず”的身影。关于这点,在我从蒙特利尔日系文化会馆下属图书馆借来的《お言葉ですが…》(高岛俊男、文春文库)一书中有这样一个颇有意思的解释。高岛是一名中国文学者及随笔作家,他注意到人们把加法中的运算结果称为“和”,比如2+3=5中的5这个数即是“和”(数与和日语读法均为かず),还真是省事。另外,乘法的运算结果“積(积)”在人名中也读作“かず”,这也是一个旁证。高岛认为,可能是由于“数量增加是个好兆头”,所以在人名中采用了“かず”这个读法,这一主张颇有说服力,这么说来,减法的运算结果“差”、除法的运算结果“商”确实都不读作“かず”。再发挥下想象,如果说叫“和夫、和子”的人中长男、长女较多,那其中或许寄托着父母的一种希望,即“以这个孩子为首,祈祷家中人丁旺盛”。不过,如果是“かずお”的话,还有“一雄、一男、一夫”等写法,正如字面意思所示,意为“最早的”。
 

本以为认同了高岛的解释后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结果却并非如此。因为我在文章最后发现了作者的追记,内容让人颇为惊讶。高岛是个非常有良心的学者,绝不固执于自己的主张,如果别人提出异议,他也会公道地加以介绍。对于“和:かず”也是如此,读者的反驳都被刊载在书中,正确与否交给阅读的人自己去判断。从这些反馈中也正反映出了高水平的作者有着一批高水平的读者,书中居然见到了引自本居宣长《玉胜间》的一段内容。江户时期极具代表性的国学大家本居宣长不仅早就对汉字“和”的读法“かず”进行了研究,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还指出了其正确读法应该是清音“かつ”而不是“かづ”。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有兴趣阅读:

超准心理测试:

你爱撒谎指数有多少

奇幻世界里有一棵恐怖的树,它有一个血盆大口,可以一口把人给吞下。

你会识别富二代吗?

大S和汪小菲订婚,闹得满城风雨。话说,这大小S前后脚一样地嫁入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