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门遁甲 >

奇门遁甲全书

遁甲源流
昔黄帝始创奇门,四千三百二十局法,乃岁按八卦分八节,节有三气,岁大率二十四气也。气有天地人三候,岁大率七十二候也。候有五日,岁大率三百六十日也。日有十二时,岁大率四千三百二十时也。一时一局,故奇门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风后制奇门为一千八十局者,以冬至阳生,起坎艮震巽四卦,统气一十二,候计三十六,分局五百四十,为阳遁;以夏至阴生,起离坤兑乾四卦,统气一十二,候计三十六,分局五百四十,为阴遁。合阴阳二遁为一千八十定局也。此盖撮四候而共看六十时定局,四个一千八十定局,则依旧为四千三百二十局矣。周太公谙兵法,善布奇门,以八卦分八节,节分三气,气分三候,岁计七十二候,立七十二活局,每局六十时,七十二局计四千三百二十时也。汉张子房删捷,冬至十二气,分三十六候,撮四候为阳遁九局。夏至十二气,分三十六候,撮四候为阴遁九局。此活图更捷也。夫一十八局七十二局,皆不越一千八十局矣。作硬局,则皆一千八十局;作活局,则有七十二局、一十八局。然一十八局虽简,以奇门星仪符使之,行悉定布于局中,其为课四千三百二十,举目在前,其所未为者,只加临一事耳。如欲加临,但依局所定,正转两盘,其课遂成。是风后之法,乃万世不易也。

年家奇门
上元一宫起甲子,中元四宫起甲子,下元七宫起甲子。俱逆飞六仪,顺布三奇。随三元内,各年支干,审在某甲旬内,则以其甲头为直符.符上之门为直使,将甲头直符之星,逐年干转,直使随年支逆飞,审其方向,得奇门到者吉。
自嘉靖四十三年甲子起,杜门十年,一移万历甲午年移休。三元年遁,上元六十年,以阴遁一局加之。中元六十年,以阴遁四局加之。下元六十年,以阴遁七局加之。

月家奇门
三元分局,甲己遇四孟,为上元,在一宫起甲子。甲己遇四仲,为中元,在七宫起甲子。甲己遇四季,为下元,在四宫起甲子。俱逆布六仪,顺布三奇。每一元管五年。凡推月奇门,先审其年在何一元内,依前布门飞奇,次就其年遁月建,系某甲头直符,逐地下月干,转符上之门,为直使,随月支飞泊,看方向,得奇门,到大利。
自嘉靖四十二年十一月甲子起休门,在坎三个月一移,至万历四十一年十一月甲子,起休门在坎。三元月遁,以五虎遁月建对之,六十年遁,乙丙丁奇,并同八门方位。

日家奇门
分阴阳二遁,按节推排,三日一局。顺行六甲,周而复始。休开生景吉,得生旺,合三奇加临更利。起诀:甲戊壬子居坎,丁辛乙卯坤裁。庚甲戊马震宫游,丁癸辛鸡巽在。庚丙鼠归乾六,己癸卯走西街。丙壬赤马艮安排,乙巳鸡飞离界。其法自坎宫起甲子,每三日一换顺,飞八方,不入中五,看其日到何宫,便起休门一顺轮去,三吉门到方便出入行事吉。
如甲子、乙丑、丙寅,在坎;丁卯戊辰、己巳,在坤;之类,余仿此推。甲子、乙丑、丙寅,体门在坎;丁卯、戊辰、己巳,在坤;庚午、辛未、壬申,在震;癸酉、甲戌、乙亥,在巽;丙子,丁丑、戊寅,在乾;己卯、庚辰、辛巳,在兑;壬午、癸未、甲申,在艮,乙酉、丙戌、丁亥,在离。戊子、己丑、庚寅,在坎;辛卯、壬辰、葵巳,在坤;甲午、乙未、丙申,在震;丁酉、戊戌、己亥,在巽;庚子、辛丑、壬寅,在乾;癸卯、甲辰、乙巳,在兑;丙午、丁未、戊申,在艮;己酉、庚戌、辛亥,在离。壬子、癸丑、甲寅,在坎;乙卯,丙辰、丁巳,在坤;戊午、己未、庚申,在震;辛酉、壬戌、癸亥,在巽;甲子、乙丑、丙寅,又复自坎宫起,每三日一移。年吉不如月吉,月吉不如日吉,日吉不如时吉。与日吉相合者更吉。

时家奇门
假如阳遁一局,甲子在坎,天蓬为直符,休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酉止。甲戌在坤,天芮为直符,死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未止。甲申在震,天冲为直符,伤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巳止。甲午在巽,天辅为直符,杜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卯止。甲辰在五,天禽为直符,死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丑止。甲寅在乾,天心为直符,开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亥止。此阳一局,五日六十时足,余类此推。乙奇离,丙奇艮,丁奇兑,乃阳遁仪顺而奇逆也。甲辰五,乃寄在坤二宫,若阴遁九局,甲子在离,天英为直符,景门为直使,管十时一换。甲戌在艮,天任为直符,生门为直使,管十时。甲申在兑,天柱为直符,惊门为直使,管十时。甲午在乾,天心为直符,开门为直使,管十时。甲辰在五,天禽为直符,死门为直使,管十时。甲寅在巽,天辅为直符,杜门为直使,管十时。此阴九局,五日六十时足,余类此推。丁奇震,丙奇坤,乙奇坎,乃阴遁奇顺而仪逆也。

烟波钓叟赋
轩辕黄帝战蚩尤。涿鹿经年战未休。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一千八十当时制。太公测为七十二。逮于汉代张子房。一十八局为精艺。先须掌中排九宫。枞横十五在其中。次将八卦论八节。一气统三为正宗。阴阳二遁分顺逆。一气三元人莫测。五日都来换一元。接气超神为准的。认取九宫分九星。八门又逐九星行。九星逢甲为值符。八门值使自分明。符上之门为值使。十时一位堪凭据。值符常遗加时干。值使顺逆遁宫去。六甲元号六仪名。三奇即是乙丙丁。阳遁顺仪奇逆布。阴遁逆仪奇顺行。吉门偶尔合三奇。直此须云百事宜。更合从旁加检点。余宫不可有微疵。三奇得使诚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补。乙逢犬马丙鼠猴。六丁玉女骑龙虎。又有三奇游六仪。号为玉女守门扉。若作阴私和合事。请君但向此中推。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如何处。天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中去。六合太阴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耀。出门百事总欣欣。天冲天马最为贵。猝然有难宜逃避。但能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就中伏吟为最凶。天蓬加着地天蓬。天蓬若到天英上。须知即是返吟宫。八门返复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就是凶宿得奇门。万事皆凶不堪使。六仪击刑何太凶。甲子值符愁向东。戌刑未上申刑虎。寅巳辰辰午刑午。三奇入墓好细推。甲日那堪相见未。丙奇属火火墓戌。此时诸事不宜为。更兼六乙来临二。月奇临六亦同论。又有时干入墓宫。课中时下忌相逢。戊戌壬辰与丙戌。癸未丁丑亦同凶。五不遇时龙不精。号为日月损光明。时干来克日干上。甲日须知时忌庚。奇及闸兮共太阴。三般难得共加临。若还得二亦为吉。举措行藏必遂心。更得值符值使利。兵家用事最为贵。常从此地击其冲。百战百胜君须记。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值符居离九。天英坐取击天蓬。甲乙丙丁戊阳时。神居天上报君知。坐击须凭天上奇。阴时地下亦如此。若见三奇在五阳。偏宜为客是高强。忽然逢着五阴位。又宜为主好裁详。值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中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九天之上好扬兵。九地潜藏可立营。伏兵但向太阴位。若逢六合利逃形。天地人分三遁名。天遁日精华盖临。地遁月精紫云详。人遁当知是太阴。生门六丙合六丁。此为天遁自分明。开门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门六丁共太阴,欲求人遁无过此。要知三遁何所宜,藏形遁迹斯为美。庚为太白丙荧惑,庚丙相加谁会得。六庚加丙白入荧,六丙加庚荧入白。白入荧兮贼即来,荧入白兮贼须灭。丙为勃兮庚为格,格则不通勃乱逆。天丙加地庚为勃,天庚加地癸为格。丙加天乙为勃符,天乙加丙为飞勃。庚加日干为伏干,日干加庚飞干格。加一宫兮战在野,同一宫兮战于国。庚加直符天乙伏,直符加庚天乙飞。庚加癸兮为大格,加己为刑最不宜。加壬之时为上格,又兼岁月日时移。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谨勿加三奇。此时若也行兵去,匹马只轮无反期。六癸加丁蛇跃跷,六丁加癸雀入江。六乙加辛龙逃走,六辛加乙虎倡狂。请观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丙加甲兮鸟跌穴,甲加丙兮龙回首。只此二者是吉神,为事如意十八九。八门若遇开休生,诸事逢之总称情。伤宜捕猎终须获,杜好邀遮及隐形。景上投书并破阵,惊能擒讼有声名。若问死门何所主,只宜吊死与行刑。蓬任冲辅禽阳星,英芮柱心阴宿名。辅禽心星为上吉,冲任小吉未全亨。大凶逢芮不堪遇,小凶英柱不精明。大凶无气变为吉,小凶无气一同之。吉宿更能逢旺相,万举万全必成功。若遇休囚并废没,劝君不必进前程。要识九星配五行,各随八卦考义经。坎蓬星水离英火,中宫坤艮土为营。乾兑为金震巽木,旺相休囚看重轻。与我同行即为相,我生之月诚为旺。废于父母休于财,囚于鬼兮真不妄。假令水宿号天蓬,相在初冬与仲冬。旺于正二休四五,其余仿此自研穷。急则从神缓从门,三五反复天道亨。十干加伏若加错,入库休囚吉事危。十精为使用为贵,起宫天乙用无遗。天目为客地为主,六甲推兮无差理。劝君莫失此玄机,洞彻九宫扶明主。宫制其门不为迫,门制其官是迫雄。天网四张无路走,一二网低有路宗。三至四宫行入墓,八九高强任西东。节气推移时候定,阴阳顺逆要精通。三元积数成六纪,天地未成有一理。请观歌里精微诀,非是贤人莫传与。

八门九星逐时移宫决
假如阳遁一局,甲子时照上格内,蓬星在一宫,休门亦在一宫,则将下圆图内,轮子移蓬星,休门俱对一坎宫,则生门丙,奇下有丙在艮,奇门全具,乙奇在离,无门,丁奇在兑,无门。如乙丑时,看上格子内蓬星在九,休门在二宫,则移下圆图内,轮子上蓬星对九宫,休门对二坤宫,则见休门丙;奇在二坤宫,奇门全,乙奇在坎无门,丁奇在震无门。如丙寅时,上格子内,蓬星在八宫,休门在三宫,则移下,轮子上蓬星对八宫,休门对三宫,则休门丙,奇在震宫,奇门全.乙奇在二官,丁奇在六宫,俱无门。下至癸酉时,俱以甲子旬头为直符,休门为直使,依前法移宫。又如甲戌时,至癸未时,十时芮星直符,死门为直使,若甲申时至癸巳时,俱以冲星为直符,伤门为直使,俱依上法,逐时移之。余仿此。

阳甲子戊一诗曰
甲戌己二 冬至惊蛰一七四,
顺甲申庚三小寒二八五相随。
甲午辛四一大寒春分三九六
局甲辰壬五芒种六三九是仪。
甲寅癸六 谷雨小满五二八,
起星奇丁七立春八五二相宜。
月奇丙八 清明立夏四一七,
例日奇乙九 雨水九六三为奇。

阴甲子戊九诗日
甲戌己八 夏至白露九三六,
逆甲寅庚七小暑八五二之间。
甲午辛六大暑秋分七一四,
局甲辰壬五立秋二五八迴圈。
甲寅癸四霜降小雪五八二,
起星奇丁三大雪四七一相关。
月奇丙二 处暑排来一四七,
例日奇乙一立冬寒露六九三。

黄帝阴符经
阴阳逆顺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三才变化作三元,八卦分为八遁门。星符每逐时干转,直使常随天乙奔。六仪六甲本同名,三奇即是乙丙丁。三奇倘合开休生,便是吉门利出行。万事从之无不利,能知玄妙得其灵。直符前三六合位,前二太阴君须记。直符后一名九天,后二宫神名九地。地为伏匿天扬兵,六合太阴可藏避。急从神兮缓从门,三五反复天道利。已上若得三奇妙,不如更得三奇使。得使犹来未为精,五不遇时损其明。损明须知时克日,吟格相加尤不吉。掩捕逃亡须格时,占稽行人信宜失。斗中三奇游六仪,天乙会合主阴私。讨捕须明时下克,行人信息遇三奇。三奇上见游六仪,六仪更见五阳时。兼向八门寻吉位,万事开三万事宜。五阳在前五阴后,主客须知有盛衰。阴后五子还须记,六仪加着更无利。六仪忽然加三宫,更为刑击先须忌。六仪击刑三奇墓,此时举动百事误。太白入荧贼即来,火入金乡贼即去。丙为勃兮庚为格,格则不通勃乱逆。庚加日干为伏干,日干加庚飞干格。庚加直符天乙伏,直符加庚天乙飞。加己为刑道上格,加癸路中大格宜。加壬之时为小格,更嫌岁月日时移。当此之时皆不吉,遣将行师勿用之。丙加甲兮鸟跌穴,甲加丙兮龙返首。辛加乙兮虎倡狂,乙加辛兮龙逃走。丁加癸兮雀入江,癸加丁兮蛇跃跷。符加丙丁为相佐,使加六丁为守户。生丙合戊为天遁,地遁乙合开加己。休承丁合太阴人,天网四张时加癸。蓬加英兮为返吟,伏吟之时蓬加蓬。吉宿见之事更吉,凶宿逢之事愈凶。天辅冲任禽心吉,天蓬天英芮柱凶。阴宿禽心柱英芮,阳宿冲辅及蓬任。天网四张无走路,阴阳逆顺妙无穷。节气推移时候应,二至还归一九宫。三元超遁用六甲,八卦周流遍九宫。

奇门原始
是书谓之造宅三白之法,出自都天《撼龙经》八十一论。太乙紫微九总八卦者,天地之骨髓,星斗之枢机,八卦互变而及于无穷,五行推移而应乎无尽。以九星为之九总,以八门为之八卦,上可以补天地不全之化,下可以助君王不及之功,扶危助吉,发瑞生祥。既同游十二分之经图,又殊配二十八宿之格局。此书者正天地之纪纲,明阴阳之经纬,幽探赜隐,显达通玄,试其八卦门庭,配列九州蹊向。推迁六甲,驱使六仪。天乙直符使之运局,太乙直使使之指挥。奇以六仪,偶以八节,上下招摇,内外表应,三盘运局,八卦皆通,值其吉则万事堪为,值其凶则一分莫举。其一曰都天九卦,其二曰入地三元,其三曰行军三奇,其四曰造宅三白,其五曰遁形太白之书,其六曰八山撼龙之诀,其七曰转山移水九字玄经,其八曰建国安邦万年金镜,其九曰玄宫获福,救贫生仙产圣。变祸福如反掌,使贫富如等闲。倘三叠之遇奇门,若蛟龙之得云雨,见六合之逢格局,如狼虎之产羽翼。忌取休囚,防其刑击,如得奇星来到,必须吉位门开,位位皆宜,门门俱吉。只要合得其所,仍须各论其时,干神不囚,支神不克,神藏煞没,方知万事皆和。反吟伏吟,定是千殃数集.奇逢旺相,是为富贵之媒,门逢开休,方协英雄之应,遇青龙返首,值甲乙之妙,详若白虎倡狂,见庚辛之凶祸,若见腾蛇跃跷,知壬癸之峥嵘。倘逢朱雀投江,管丙丁之妖怪,飞鸟跌穴,便云百事皆祥。贵人登坛,管取九宫皆庆,通玄机而天地皆转,得妙用则触事亨通。若为文武官僚修造职位,皆增或与良民庶士迁莹扶危,作福建州府而民安物泰,兴县镇而富足租平,立宅室而福集人依,作庙宇而鬼安神妥。桥梁船骚,井灶路途,以至其余行事,务在选择周全,或有太岁将军,尽在拱手,任是九良煞耀,莫敢当头不问,诸家运气不超不开,犯着空亡禁杀。但求此局却要有奇,可保千年皆招百福,最堪动土破山埋宗葬祖,务有奇星到坐,门户得开。有龙山者,必求反首青龙,有白虎者,忌其倡狂。白虎有玄武者,远其跃跷;腾蛇有朱雀者,怕其投江。朱雀如斯迎避,用意配求,万无一失之虞。动有十全之吉,分其头绪,布其提纲,具列千端备述其蕴,非但谋猷之逢吉,实乃天地之献样,助国安邦,济民利物,得之者宜什袭于玉匮金滕,真所谓至圣皇家之宝也。

遁甲神机赋
两仪主使三才攸,分步咒摄乎鬼神。存局通乎妙旨前,修删简灵文裁整。诸经要理夫,甲加丙兮龙回首,丙加甲兮鸟跌穴。回首则悦怿易遂,跌穴则显灼易成。身残毁兮乙遇辛,而龙逃走;才虚耗兮辛遇乙,而虎倡狂。癸见丁兮腾蛇跃跷,丁见癸兮朱雀投江。生丙临戊,天遁用兵,开乙临己;地遁安坟,休丁遇太阴;人遁安营。伏干格,庚临日干;飞干格,日干临庚,庚临直符。伏干格之名,直符临庚。飞宫格之说,大格,庚临六癸。刑格,庚临六己。按格,所向既凶,百事营为不喜。时干克日干,乃五不遇而灾生。丙奇临时干,名为勃逆。而祸起三奇,得使众善皆臻,六仪击刑百凶俱集。太白入荧,贼即来。火入金乡,贼将去。地罗遮障不占前,天网四张无走路。直符宫同天乙位而取,如逢急难,宜从直符方而行。二到顺逆,妙理玄微。阳符左为前数,阴符右为前寻。阳遁从冬至前一十二气直符,后一为九天,后二为九地,前三为六合,前二为太阴。阴遁从夏至一十二气直符,前一为九天,前二为九地,前五为六合,前七为太阴。太阴潜形而隐遁,六合遁身而谋议。九天之上扬威武,九地之下匿兵马。天地备兮难量,神机妙兮莫测。学者欲临事,有谋存心。斯赋无惑。

超神接气置闰诀
歌日:接气超神为准的。超者,超过也。神者,日辰也。接者,承接也。气者,诸节也。节未至而日辰符头先到,则以符头为主。而超用未来之节气,此之谓超,又有节已至而日辰符头未到,则以后日辰符头为主,而待日辰至,方承接之。盖其气未来,而奇星常用于前,此之谓折补前局,周完方接所到之节,为接气也。假如丙午年四月十三日壬申,交立夏节,然四月初五日是甲子,已在立夏前九日矣。则合超越先于甲子,下用立夏上局,奇己巳后用中局,此乃先得奇后得节,凡作用取效甚速。又如十一月初二日庚寅大雪节,自前己卯至庚寅已超十二日矣,是过旬也,余无再超之理,至此合用闰。闰者何也?自甲午至戊申,计十五日,重复大雪节,前局奇十六日甲辰,交冬至节方用冬至下局,是谓之接也,自此以后用接闰之法。又超接诀日:但逢节气相交日,四仲符头恰相宜。一任推排无差忒,便为正局上元期。正局既明无混渎,渐渐移来换超局。超至旬余是闰期,三候才终当接续。闰奇若不居芒种,便是阴终大雪时。十五日完斯已矣,还将超接正同推。超越经旬或九朝,或过十一日无饶。闰奇额在斯三日,更不加前与后稍。凡闰奇三候一终,即为接气。接气积久,乃换正奇。正奇暂移,乃换超局。超局越过九日,或十日,或十一日,又当置闰,以归每节气所余五时二刻也。置闰定在芒种、大雪之后。设遇小满、小雪二气之交,虽超九日、十日,不可置闰。盖奇以冬夏二至,阳极阴终。置闰者,以毕各节气积余之气也。

盖超神接气四字,乃遁甲中之关键。苟不能明先后历数,但知超接之说,不知接用拆补之妙,则天道废弛,人事乖违,而祸福不验矣。甚至不知超接正闰之法,据见成硬局以择日时,上局反作下局.颠倒错乱,无有效验,遂忽之以为不足信,可痛哉。况拆补之局,永为下之残局,必待符头先到日,方为某节某气上局,岂不是子午卯酉为上局耶。上局永无拆补借用之理。

闰诀日:闰奇闰奇有妙诀,神仙不肯分明说。甲己二日号符头,子午卯酉为上列。寅申巳亥配中元,辰戌丑未下元节。节过符,符过节,闰积原来为准则。节前得符谓之超,节后得符谓之接。有时超过一旬余,便当置闰真妙绝。要知置闰在何时?端在芒种与大雪。超神接气若能明,便是天边云外客。

超接引例
假如淳祐六年丙午四月十三日壬申立夏,而本月初五日是甲子,即以立夏节用立夏前九日矣,则合前初五日起,超在先,借用立夏上局奇,自初十日己巳为立夏中局奇,至十六日甲戌用立夏下局奇,此乃先得奇.后交节,为超,谓之超神速者也。又如淳祐七年丁未二月二十三日,虽交清明,至二十五日是己酉,始用清明上局奇,此乃先交节后得奇,为接,谓之接气迟者也。

又如其年六月二十八日己酉立秋,正值节与日辰同到,其日即立秋上局,谓之正授奇,凡换奇皆子时换也,又须知闰奇之法,方能超接得真也。积日以成闰月,积时以成闰奇,正超闰接有法,分金定刻难明,局以五日一换,遇一节气通换六局。凡一月节气必三十日五时二刻零。以三十日分六局,以余五时二刻置闰.超神不过十日,遇芒种大雪超过九日,即置闰也。假如丙戌年五月初一日己卯,至初九日己某刻芒种,奇超九日,则当置闰,即用初一日己卯作芒种上超局,初六日甲申作芒种中超局.十一日己丑作芒种下超局。毕于此重用一局作三奇闰法,以十六日甲午作芒种闰奇,此超神置闰之法也。二十四日已交夏至,是为置闰,借夏至七日,其五月小尽至六月初二己酉,方作夏至上局,初七日甲寅,作夏至中局,十二日己未,作夏至下局,以为接气炁也。

又引证
假如万历二十四年丙申,正月初九日丑时立春,初九丙子日戊子时还是先年大寒下局,自丑时至亥十一时,初十丁丑日十二时,十一戊寅日十二时.共三十五个时俱借立春下局.阳二遁坤二起甲子,此为残局也。盖丙子丁丑戊寅三日,乃甲戌旬五日管下,故为下局耳。十二己卯日符头,才到甲子时起,至癸未日亥时止,共计五日,方用立春上局,阳遁八宫艮上超甲子。十七甲申日换局,甲子时至戊子日亥时,计五日,俱以立春中局。阳五遁中宫,起甲子二十二日,己丑日甲子时至辛卯日卯时止,计二十八时,俱补足前立春下局所少之数,此乃补局也。二十四日辛卯日辰时雨水,至二十六癸巳日亥时,计三十二时,俱借雨水下局,阳三遁震宫起甲子。盖辛卯、壬辰、癸巳三日,乃己丑旬管下,故为下局耳。二十七甲午日符头方到,自子时起至二月初一戊戌日亥时,计六十时,始作雨水上局,阳九遁离宫.起甲子。二月初二己亥日子时起,至初六癸卯日亥时,计六十时,雨水中局,阳六遁乾宫,起甲子。初七甲辰日十二时,初八乙巳日十二时,初九丙午日巳时,上共三十时,俱补足前雨水下局所少之数。前正月辛卯日辰时起,至癸巳日亥时止,共三十二时,尚少二十八时,不满一局也,今以此三十时补之,计六十二时,乃五日零二时,为下局,正是补局之法也。初九日丙午日午时惊蛰节,自午时起至戊申日亥时止,共计三十时,俱惊蛰下局,阳四巽宫,起甲子,此为残局。盖丙午、丁未、戊申三日,亦是甲辰旬管下,故为下局耳。十二己酉日符头始到,子时至癸丑日亥时,共五日作惊蛰上局,阳一遁坎宫,起甲子。十七甲寅日子时起,至戊午日亥时止,共五日作惊蛰中局,阳七遁兑宫,起甲子。二十二已未日十二时,二十三庚申日十二时,至二十四辛酉日申时止,共算三十三时,俱补足前惊蛰所少下局之数。前惊蛰三十时日残局,今三十三时日补局,共五日零三时完一局也。宁可多二三时,不可少六十时。所零之时留在后面作闰。假如万历二十七年己亥,五月十七甲子日子时小暑节,此乃符节两到.名正授奇,余仿此。八月初三己卯日乃符头到,初四庚辰日丑时秋分,乃符先到而节后到,当用超法。又如万历二十六年戊戌正月初八甲午日,符头已到,十五日戌时雨水,乃符先到而节后到,当用超法。自正月初八甲午日超起,节节气气,超去超。至十月二十七己卯日超用大雪,直至十一月初九日乃大雪节,已过十一日,合当置闰也。十三甲午日叠作大雪节,此名闰奇。仿此,自十一月十三接起,节节气气,俱要接去,直接去,至万历二十七年己亥五月十七甲子日子时,正交小暑节,此名正授奇也。仿此,正奇用至八月初三己卯日,符头已到,初四秋分,乃符先到而节气后到,又当超用。自初四日秋分超起,节节气气,超至于万历二十九年辛丑四月二十七甲午日,超用芒种,五月初七甲辰日丑时,交芒种节,已超过十日,势无再超之理,当此处置闰五月十二己酉日,叠起又作芒种节上局,阳六遁,乾宫,起甲子,此即谓闰奇。故书云:二至之前有闰奇者此也。

遁甲错误须检点
歌日,更合从旁加检点,余宫不可有微疵。假如得开休生三门,又合乙丙丁三奇,亦未便为全吉,犹忌余宫犯格,先贤隐其天机妙处,未言其故。所以奇门不吉,百十余格,不犯此,则干彼非精究难知,如余宫有犯,若得直符直使时干相左,则又何妨。盖符使干佐,乃三奇八门一时之主宰也。或用乙奇,余宫切忌逃走倡狂,庚加乙兮等格不吉也,其余投江跃跷,不足忌矣。夫用遁之法,不推本命行年,未见精妙,必人生年命乘本局吉星奇门生旺之方,始得神将护持,无不利也。若命入囚死刑克之宫,而又加以恶星,虽所谋事合生开吉门,终不为美,故遣将先择其年命利者为主,否则当候直符移易可也。法以生命随局顺逆为主,行年随命,数至泊宫为是.男顺寅,女逆申,皆起五虎,遁其泊宫生克刑害,须以纳音而论岁月用支,盖方隅生成之神.命年用音者,为八方有五命之莹也,缘五日为一局,一局六十时,而一时之中,善恶不一,若不参之以年命,乌足以尽其美哉。
如三奇得使者,乙奇加天盘,甲戌、甲午是,但乙奇加甲午辛上,乃青龙逃走。丙奇得使加甲申庚上,火入金乡,名日荧入太白。丁奇得使加甲寅癸上,乃朱雀投江,俱不可用。如遇本旬直符,临其上则可用也。

天遁
歌曰:生门六丙合六丁,此为天遁自分明。经日:上盘六丙,中盘生门,下盘六丁。生门合六丙,月奇下临,天上六丁,此时得月华之所蔽,亦不可犯奇。墓门迫其气升,内应其心,外主其身。下注其心,名曰玄珠。能听而修者,升天有事,呼玉女神名,丁卯而出其神,随护咒日:丁卯玉女护我,佑我,毋令伤我。视我者瞽,听我者反受其殃。咒毕行去,慎勿反顾其方,可以称王侯之权,利朝君王。醮谢苍穹,礼神求福,极利征战,使敌自伏,上书献策,求官进职,修身隐迹,剪恶除凶,市贾出行,百事俱吉,婚嫁入宅,往来此方,大吉。假如阳遁四局,乙庚之日,乙酉时,天心为直符,加时干六乙开门为直使,加时干七宫,即生门与月奇,六丙临六丁于一宫,是为天遁。阴遁六局,戊癸之日庚申时,天蓬为直符,加时干,六庚休门为直使,加时干四宫,即生门与月奇,六丙临六丁于九宫,是谓天遁。

地遁
歌日:开门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经日:上盘六乙,中盘开门,下盘六己。开门与六乙日奇临地下六己,此时得日精所蔽.其气黄,内应其脾,外应其形.任呼任用,又名黄婆金公,能修之者,南宫列仙,有事呼本旬玉女,依前法咒之大护其验。盖已为地户得日精,盖之其方,可以藏休,兵锐立寨,安营建府,造置仓库,筑垣墙,安坟开矿,修道求仙,逃亡绝迹,出阵攻城,全师捷胜,百事大吉。假如阳遁一局,丙辛之日辛卯时,天冲为直符,加时干六辛,伤门为直使,加临一宫,即日奇临六己于二宫,是为地遁。假如阴遁九局,夏至甲己日丙寅时,以甲子天英为直符加坤丙以景加七,其时开门,合六己下临八宫,此名地遁。

人遁
歌日:休门六丁共太阴,欲求人遁无过此。经曰:上盘六丁,中盘休门,下盘太阴。休门与六丁星奇合,下临太阴之位,得星精所蔽,其气青黑,内应肾,外主耳目,名日还阳丹。修之者在世长年,有事出门,呼本旬玉女如前咒之,其方可以择贤人,求猛将,隐形保身,通灵入梦,受道成功,说敌和仇,藏伏献策,谋结婚姻,添进人口,和合交易,利市十倍。天则随其所求,地则随其所视,人则随其所令,保持全胜之玄机也。假如阳遁七局,乙庚日丙子时,天任为直符,加时干六丙于五宫.生门为直使,加临一宫.即休门与六丁星奇,下临直符,前二六宫.太阴中也。假如阳遁上元一局,甲己日丙寅时,此时天上直符,临八宫,即后一九天临一宫,后二九地临六宫,前二太阴临四宫,前三六合临九宫。假如阴遁上元九局,甲己之日丙寅时,此时天上直符,临二宫,即前一九天临七宫,前二九地临六宫,后二太阴临四宫,后三六合临三宫,或欲出行者,于所向之方,呼其星辰之名,而行六十步,方左转入太阴中。假如阳一局,甲己日丙寅时,六丙在八宫,以天上六甲,天蓬直符,加八宫,欲出东北方,呼其星辰之字,子禽行六十步,入太阴中,此时前二太阴临四宫,前三六合临九宫,左回入东南,及正南,皆太阴中也。凡出入用事,皆向六甲所在之方.呼其神名,五行相制,行六十步,左转入太阴中。甲子旬首神名王文卿.若登坛拜将,钦授兵符.运筹发令储粮,皆向其方,呼其神名。五行相制,行六十步,转入太阴中,则发握如神。甲戌旬首神名徐何,若开渠、治路、决河,呼之而行如前。甲午旬首神名灵光,安营置阵,巡狩战斗者呼之。甲申旬首神名盖薪,入草畋猎者呼之。甲辰旬首神名含章,求官拜将、临民赴任者呼之。甲寅旬首神名监兵,扬兵振武,行军者呼之。六甲内,管五行而动静无方,其五行而含胜,有相生相克。左手相天,右手法地,其神体好静.故书五行相制,运化之道,无不兼该。见贵求官,左手书天字。商贾兴贩,亲友嫁娶,书和字。入山捕猎,书狮字。部工居众,书强字。过河治水,书土字、戊字。游山入道,书龙字。以上三遁,最宜隐遁,人莫能窥。天遁下盘合六丁,乃三奇之最灵,又为六甲之阴,谓奇门相合,有如华盖之丧体也。地遁下盘临六己,为六合之私门,又谓地户之阴,谓奇门相临,有如紫云之遮体也。人遁下盘临太阴,蒙昧之象。盖阴晦不能睹万物,谓奇门阴宫相合,如有阴云之遮蔽也。右三遁之时,凡用事,兴兵施为,出入修营宫室,万事吉利。

飞鸟跌穴
歌曰:丙加甲兮鸟跌穴。进飞得地,云龙聚会,君臣燕喜,举动皆宜。此时从生击死,一敌万人,百战百胜。不论阴阳二遁,此时出兵、行营、远游,百事俱吉。君子利,小人凶,所谓天盘丙奇加地盘本时,甲旬头也。假如大寒中元阳遁九局,甲己日辛未时,此时六丙在七宫,以直符,天英加时干六辛于三宫,得六丙下临六甲,于九官戊上。此名为飞鸟跌穴。假如大寒上局,阳三遁震宫,起甲子,甲己日丁卯时,天冲直符,加丁时干离上,即六丙下临六甲于三宫,此名飞鸟跌穴。

青龙回首
歌曰:甲加丙兮龙回首。不问阴阳二遁,得此局,更合奇门上吉。虽无吉门,亦可用事,凡利见大人,举兵利客.扬威万里,从生击死,一敌万人,百事皆吉。假如阳遁一局.甲己日丙寅时,直符甲子戊,与开门相合,加于八宫地丙之上,此为青龙返首也。

玉女守门
歌曰:又有三奇游六仪。号为玉女守门扉。若作阴私和合事.请君但向此中推。三奇游六仪者,乃天上乙丙丁游于甲子戊甲戌己甲申庚,甲午辛,甲辰壬,甲寅癸,之六仪也。玉女守门者,谓丁为玉女,而会天乙,直使之门也。如阳遁一局,甲己月庚午时,丁奇在兑,而庚午时亦在兑,休门直使加地丁七宫是也。故甲子用庚午,甲戌用己卯,甲申用戊子,甲午用丁酉,,甲辰用丙午、甲寅用乙卯。

三奇得使
歌曰:三奇得使诚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补。乙马逢犬丙鼠猴,六丁玉女骑龙虎。甲戌甲午乙为使.甲子甲申丙为使,甲辰甲寅丁为使,其法甲木畏庚金,是以三奇所使,除去巳酉丑,而甲午甲戌拱乙未,且乙木生午墓戌故.乙为使也。火库于戌,而亥宫,甲木生丙火.是以甲子、甲申拱戌亥,而丙为使也。丁卯为甲子之阴,甲寅、甲辰拱之,故丁为使也。乙为使者,乙奇加甲戌、甲午丙为使者,丙奇加甲子、甲申也。丁为使者,丁奇加甲辰、甲寅也。此时最吉假令阳遁九局,甲己日庚午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三宫,甲午是为乙奇得使。假令阴遁三局,丙辛日壬辰时,此时乙奇在杜门,下临九官.甲午辛亦为乙奇得使。假令阳遁九局,乙庚日戊寅时,此时丁奇下临四宫,甲辰是为丁奇得使,但乙奇加甲午辛乃青龙逃走,丙奇加甲申庚上,乃荧入太白,丁奇加甲寅癸,乃朱雀投江。儿此三者,尚有微疵不吉。如遇本旬直符同临其上,方可用之而吉也。

神遁
歌日:天上六丙合九天,再合生门神遁然。丙奇与生门下临九天之位,得神灵所蔽其方.可以祭神灵,用圣术画地,立筹,步凤,置造坛场,刻鬼神,摄魔昧,自有威伏。更利攻虚、阴谋密计,玄妙开基,修建庙宇,塑画褙表神像,以应神候。

鬼遁
歌日:天上六乙合九地,临于杜门鬼遁取。丁奇与休门相合.下临九地之位,又曰乙奇与开门相合,下临九地之位,得鬼神隐伏之蔽其方,可以探机.偷营劫寨,设伏攻虚,密伺动静,诡诈文书.超亡,荐孤拔寡,以候鬼应。

风遁
歌曰:天上六乙合三门,下临巽宫风遁矣。又曰:丙奇与开门相合,下临巽宫不犯墓。迫得灵奇顺风爽帆之蔽。又曰:三吉门临地盘乙奇。又曰:开休生三门与六丁星奇相合,下临地下六己。又曰:辛仪与奇门下临六乙,其方可以默吸风云;喷噀旂旐。令众士沉吟听音。又丙奇开门相合,下临坤宫,更宜祷祭风伯雨师,敌垒战立旌旗,以候风应。云遁歌日:天上六乙合六辛,临三吉门云遁取。又日:凡乙奇与开门合,下临坤官不犯墓。迫得云之蔽。又日:乙奇与开门合,下临六辛,其方可以默吸风云喷噀,甲胄音遥普遍,或记射雕为名,令士卒仰望,并及利求雨泽,助农稼.建立营造军器,以候云应。

龙遁
歌曰:日奇合休于坎宫,此为龙遁云从起。又日:伏吟乙奇与休门相合,下临六癸,或在坎,得龙之蔽其方,可以祭龙神,祈雨泽,水战演敌,计量江面,把守河渡,教习水战,密运机谋,移舟转向,下船开江,造置水柜,祭祷鬼神,填堤塞河。修桥穿井,以应龙候。

虎遁
歌日:天上六乙合六辛,临休到艮虎遁门。又曰,乙奇与生门临六辛,得虎之蔽。一云辛仪合生临艮具方,可以招安,设伏邀击.计度要害,据险守御,建立山寨,措置关隘,防险修凿,以候虎应。

天三门地四户
烟波文曰: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从何处。太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中去。入式歌云:天乙会合女阴私。所谓天乙会合女阴私之事,要在三奇临六仪,与三奇吉门合太冲,从魁小吉天三门,加除定危开地四户,是谓福食、远行、出入皆吉。歌云:本月将名加时支,十二月将顺遍数。太冲小吉与从魁,三方游祸天门便。以月将加时支,顺数也。假如:正月雨水后用午时出行,则以月将登明加于时支午宫,登明在午上,神后在未,大吉在申,功曹在酉,太冲在戌,戌方为天门,天罡在亥,太乙在子,胜光在丑,小吉在寅,寅方为天门,传送在卯,从魁在辰,辰方为天门,余仿此。以授时历看,审订太阳过宫方,可选用如去年十二月大寒节,某日时刻日缠玄枵之次,太阳在子,以神后出将加用时,世俗但知登明为正月将,却不知待雨水节后,某日时刻日躔娵皆之次,太阳方过亥宫,以登明天月将,方可用登明天月将加用时,以次轮去,如遇从魁小吉太冲,即是天三门也。如得本日贵人到乾亥,就是贵人登天门。天罡辰,太乙巳,胜光午.小吉未,传送申,从魁酉,一河魁戌,登明亥,神后子,大吉丑,功曹寅,太冲卯,正月亥,二月戌,三月酉,四月申,五月未,六月午,七月巳,八月辰,九月卯,十月寅,十一月丑,十二月子。歌云:用时支上加月建,建除满平一顺流。定执破危相接去,成收开闭掌中周。除定危开为地户,此方有难来修避。以月建加用时顺数,如寅上起建卯为除,午为定,酉为危,子为开,三奇临之大吉。正月寅上起建,二月卯上起建,余仿此。如九月某日用巳时,则以戌建加于时支巳宫,除在午,午为地户,满在未,平在申,定在酉,酉为地户,执在戌,破在亥,危在子,子为地户,成在丑,收在寅,开在卯,卯为地户,子午卯酉,四方俱吉。

地私门
六合太阴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耀,出行百事总欣欣。以天月将加所用正时,看贵人所泊何宫,即于贵人上起,贵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陈、青龙、天空、白虎、太常、玄武、太阴、天后、顺逆而行。阳贵人出于先天之坤,子上起甲干顺布,乙癸在丑,庚与乙合,戊与癸合,取干德合者,为贵人,故庚戊二干阳贵人在丑是也。己干在未,甲与己合,故甲干阳贵人在未,阴贵人出于后天之坤,申上起甲干逆行,乙癸在未,庚戊得合,故庚戊阴贵人在未,己干在丑,甲与己合,故甲干阴贵人在丑。自亥至辰,阴阳贵顺行,自巳至戌,阴阳贵逆行。若得六合太阴太常三神,与奇门同临其方者,百事大吉。阳时宜击,阴时宜陕。阳先举,阴从应。凡欲击者,为破,而击之陕者,密而去之,其败军宜向六合下走而出也。假如以六合太阴太常为三辰,依图推看在何方日支,自子至巳为阳用阳贵人,自午至亥为阴用阴贵人,假如丁亥日亥为阳日,丙丁猪鸡位,则亥猪为阳日贵人,须用贵人加亥上顺数去,却是六合太阴太常何处即是地私门,此只论日不论时,然须得奇门方可用又一起例审太阳过宫,以月将加用时,寻本日贵人起星求地私门假如正月亥将,若甲日用辰时,即以亥加辰顺数,去寻本日阳贵未到子,阳贵顺行,则螣在丑,朱雀在寅,六合在卯,为私门,勾陈在辰,青龙在巳,天空在午,白虎在未,太常在申,为私门,玄武在酉,太阴在戌,为私门,天后在亥,如用阴贵,亦以亥加辰阴贵,丑到午,阴贵逆行,则螣蛇在巳,朱雀在辰,六合在卯,为私门,勾陈在寅,青龙在丑,天空在子,白虎在亥,太常在戌,为私门,玄武在酉,太阴在申,为私门,天后在未,余仿此。阳贵诗曰:庚戊见牛甲在羊,乙猴己鼠丙鸡方。丁猪癸蛇壬是兔,六辛逢虎贵为阳。阴贵诗日:甲贵阴牛庚戊羊,乙阴在鼠己猴乡。丙猪丁鸡辛遇马,壬蛇癸兔属阴方。

阴阳贵人诀(图片略)
旦贵用上一字,即上图之乙、巽、丙、丁、坤、庚六时;夜贵用下一字,即上图之辛、乾、壬、癸、民、甲六时。贵人所到之宫,自亥至辰,为阳支,宜顺行;自巳至戌,为阴支,宜逆行。二图当相合推用,但分之以知甲在卯宫,用暮贵巽在巳宫,用日贵,余仿此。假如正月雨水后,太阳躔娵訾之次,月将在亥,则以亥加所用时之上下,以分旦暮,定其阴阳,又视贵人所到之宫,详其阳支宜顺,阴支宜逆,以求三辰所在之方也。假如甲日用卯时.属下一字,用暮贵定为阳贵,则以亥加卯宫顺行。阳贵人未在亥,亥为阳支,加贵人顺行,六合在寅,太常在未,太阴在酉也。假如甲日用午时,属上一字,用旦贵定为阴贵,则以亥加午宫顺行:阴贵丑在申,申为阴支.加贵人逆行。太阴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也。假如甲日用子时属下一字,用暮贵,又定为阳贵人,则以亥加子顺行;阳贵人在申,申为阴支.加贵人逆行。太阴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也余仿此。(见图2)

太冲天马
歌日:太冲天马最为贵,卒然有难宜逃避。但当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歌云:将支加在用时支,顺轮十二逢卯止。卯止宫为天马方,此方避难真亨利。以天月将加所用正时,顺流去,遇卯字佳处,即是太冲、天马方也。几有紧急事,从天马而出,可避祸也。先用月将加于本时,顺数至卯,即太冲。太冲即天马方也,其月将过宫之法,即太阳也。假如正月雨水前后,用子时月将,数至卯在辰上,逢卯字到辰,其辰上天马方也。登明在亥,以亥加子宫,则子在于丑矣。
天月将正月亥二月戌三月酉四月申五月未六月午七月巳八月辰九月卯十月寅十一月丑十二月子
地月将正月寅二月卯三月辰四月巳五月午六月未七月申八月酉九月戌十月亥十一月子十二月丑
以授时历看审订太阳过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宫方可选用太冲天马方 时时时时时时时时时时时时
正月登明将太冲天马方 辰巳午未中酉戌亥子丑寅卯
二月河魁将太冲天马方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
三月从魁将太冲天马方 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
四月传送将太冲天马方 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
五月小吉将太冲天马方 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
六月胜光将太冲天马方 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
七月太乙将太冲天马方 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
八月天罡将太冲天马方 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
九月天冲将太冲天马方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十月功曹将太冲天马方 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
十一月大吉将太冲天马方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
十二月神后将太冲天马方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

三诈五假:
歌日:奇及闸兮共太阴,三般难得总加临。若还得二亦为吉,举措行藏必遂心。阳遁直符前二宫为太阴,阴遁直符后二宫为太阴。谓奇门与太阴三者不能皆得,若得二者,亦吉,遇之可伏兵也。古经云:凡欲经求万事宜,体开生下合乙丙丁即吉。又取阴门相助,谓之三诈。凡太阴六合九地宫助奇门,全备用之,有十分之利。若三门合三奇无诈宫,谓之有奇。无阴得七分之利。若三门合太阴无三奇,谓之有阴无奇,犯者不利。若三门合三奇,下临太阴宫,名曰真诈。若三门合三奇,下临九地宫,名日重诈。若三门合三奇,下临六合宫,名日休诈。真诈宜施恩隐遁求仙。重诈宜进人口,取财拜官授爵。体诈宜合药,治邪祈禳之事。若杜门合丁己癸,下临九地,名曰地假,宜潜伏。此三时加杜门者,可以藏形隐神。若杜门合丁已癸,下临六合宫,利逃亡。若景门合乙丙丁,临九天,名曰天假,乙为威德,丙为威武,丁谓太阴,三奇之灵,宜陈利,便进谒。干求。若伤门合丁己癸,下临九地,名日神假,利埋葬。若惊门合六合,下临九天宫,名日人假,利捕逃亡。若杜门合丁己癸,下临太阴宫,利遣人间谍探事。若死门合丁己癸,临九地,名日鬼假,利超亡荐度。

亨亭白*
歌日: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事最为贵。常从此地击其冲,百战百胜君须记。王璋日:亭亭者天之贵神也。背之击其冲为胜,推法以天月将加所用正时,神后所临之宫,即亭亭居其上也。如正月雨水后,太阳某日过亥,乃登明将。将者,太阳也。午时用事,即以天月将亥加午,子到未宫,即是亭亭在未上是也。宜背之。背者,坐其上也。白*者,天之*神也。合于巳亥格。于寅申一云背亭亭击白*,以天月将加所用时,寅午戌三宫,见寅申巳亥,即孟神白*居孟神之位,白*常居寅申巳亥之位是也。如正月午时用事,以亥加午亥,即自*在午,宜击之。又如正月卯时用事,以亥加卯数至辰上.得子亭亭在辰也。数至午上、得寅白*在寅是也。背亭亭者,大将背抵亭亭之位,而击向白*之方是也。
白*方 巳申亥寅已申亥寅巳申亥寅
日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亭亭方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
正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亨亭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子 丑 寅
白*亥 寅 巳 申 亥 寅 巳 申 亥 寅 巳 申

三胜宫五不击
歌曰: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直符居离九,天英坐起击天蓬。汤谓日:第一胜天乙宫,天上直符乘为天乙宫,上将居之用兵,而击其冲,百胜按万。一诀云:若在阳遁,即用天上直符所居官,上将居之用兵,而击其冲,百胜后。第二胜九天宫,阳遁天上直符,一为九天阴遁直符,前一为九天,我军立九天之上,而击其冲,则敌人不敢当我之锋。第三胜生门宫,谓生门合三奇之吉宫,上将引兵从生门击死门,百战百胜。上将引兵背生门击死门。又日:背亭亭向天门一胜,背月建二胜,背生击死三胜,大同小异也。假令大寒上元阳三局,甲己日丁卯时,天上直符,乘六丁,临九宫,正南,为天乙宫,为第一胜也。九天四宫,东南,第二胜也。生门与丁奇合临七宫,正西,第三胜也。假令阴八局,甲己之日戊辰时,地下直符在八宫,东北,天乙宫为第一胜。九天在三宫东,为第二胜。生门临四宫东南,为第三胜。汤谓曰:五不可击,第一不击天乙宫,第二不击九天宫.第三不击生门宫,第四不击九地宫第五不击直使宫。已上皆不可击。假令阳八局,丙辛日辛卯时,天乙在坤二官,西南:生门在三宫,正东;九地在四宫.东南:直使在爪宫,东北。已上并不可击,我军居之,必雄胜。假令阴七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直符临九宫,阴遁,前一九天在二宫.西南:生门在一宫,正北:九地在七宫,西方;直使在五官,寄坤二官,西南。已上不可击,我军居之.必雄胜。注云:土将居之,引兵而击其冲.百战百胜也。

青龙逃走
歌日:六乙加辛龙逃走,金为太白乃白虎。木为青龙金克木,龙虎相战凶。王璋曰:此时不宜举兵,主客俱伤,百事凶。《奇门大全》云:六乙加辛,此时举兵动众,主失财,遗亡破败。又日乙加庚亦是。假如立秋上元阴遁二局,丙辛日己亥时,六乙在三宫,以直符天任加时干六己于一宫,即六乙下临六辛于八宫,此时青龙走也。白虎倡狂歌日:六辛加乙虎倡狂。赤松子云:刀逢暗磨.疑如之何。彼欲见害,无阴可和。六辛加六乙,白虎也。悲哀若与干钱财,自己须防灾。华盖属金为白虎,故辛加乙为白虎倡狂。王璋日: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此时不宜举事.主客两伤,婚姻、修造大凶。假如小暑中,阴遁二局,甲己之日壬申时,此时天芮直符,加天盘六辛,下临于三宫,原乙在三宫,是为白虎倡狂也。

朱雀入江
歌日:六丁加癸雀入江。丁属火为朱雀,癸属水.故丁加癸朱雀入江。《奇门大全》云:丁加癸,主文书牵连,或失脱文书.占家宅有惊恐怪梦。用兵防*。王璋曰: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名日朱雀入江,使人百事皆凶。六丁加六癸,朱雀入水流,口舌犹未罢,官事使人愁。又曰:或有诉讼,自陷刑狱,或闻火起,不必往救。假如夏至中元阴遁三局,甲巳日壬申时,此时六丁在六宫,以直符天冲加时干六壬于八宫,即六丁下临六癸于七宫,是为朱雀投江也。

腾蛇跃跷
歌日:六癸加丁,蛇跃跷。六癸加六丁,跃跷迷路程,忧惶难进步,端坐却不宁。谓癸属水为北方玄武龟蛇,丁属火,故癸加丁为腾蛇跃跷。王璋曰: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名腾蛇跃跷,此时百事不利。假如冬至下元阳遁四局,丙辛日戊子时,此时六癸在九宫,以直符天心加时干六戊于四宫,即得天英为六癸,下临六丁于一宫,是为腾蛇跃跷也。虽有奇门临,亦主虚惊不宁。

大隔
歌曰:庚加癸兮为大格。六庚如加癸,图谋未可通。求人终不见,端坐即还宫。汤谓曰:六庚加癸名曰大格,时也,谓天上六庚临地下六癸,此时不可用,百事凶,遗亡亦不可得,求人即不在反招其咎。大格不宜远行,车破马死,造作人财破散也:假如秋分下元阴遁四局,甲己日丙寅时,此时六庚在二宫,以直符天辅加时干六丙于六宫,即得天丙六庚下临六癸于八宫,此名大格也。

小隔并岁隔月隔日隔时隔
歌曰:加壬之时为小格,又兼岁月日时移。六庚加六壬谓之小格,一云伏格。当此之时,并不宜出师。论岁格:《三元经》云:六庚加当年太岁之干,名曰岁格。此时用事凶。《奇门大全》云:六庚加今岁干,如甲子年庚加甲子也,大凶。六庚加年月日时干动,有凶隔,闻客先败。占家宅年为父母,月为兄弟,日为己身,时为妻男假令辛丑辛立春中元阳遁五局,岁午在辛,以甲己之日癸西时,六庚在七官,以直符天禽加六癸于一宫,即见天柱六庚下临六辛岁干于八宫,此名为岁格也。论月格:《三元经》曰:六庚加月朔格,为凶时也。假如立春上元阳遁八局,月朔干在甲己日丁卯时,此时六庚在一宫,以直符天任加六丁于五宫,即得天蓬为六庚,下临月朔干六己于九宫此名月朔格也。论日格:《三元经》日:六庚加当日日干为日干格,此时用事大凶。假如小暑下元阴遁五局,日干在甲己日丙寅时,以天禽为直符加时干六丙于七宫,即六庚在七宫下临六己于四宫,此名日干格。论时格:《三元经》曰:六庚加本时干者.为时格,亦名伏吟格。假如小寒上元阳遁二局,丙辛日己丑时,六庚在四宫,以直符天辅加时干六己于三宫.此为时格也。凡六庚为直符,其十时皆为时干格也。

刑隔
歌日:加己为刑最不宜。六庚加六己,赤地须千里。远行车马堕,军兵半路止。汤谓曰:六庚加六己为刑格,谓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此时出军,军破马死,中道而止,士卒逃亡,慎勿追之,反招凶咎。《奇门大全》云:六庚加六己,求谋主失名,破财疾病。假如大寒上元阳遁三局,甲己日丙寅时,此时六庚在五宫寄二宫,以直符天冲加时干六丙于一宫,即得天禽为六庚,下临六己于四宫,此名刑格也。巽巳同宫,巳刑申也。

勃隔
歌日:丙为勃兮庚为格,格则不通勃乱逆。天丙加地庚为勃,天庚加地癸为格。天上六丙加年月日时之干直符类同。凡举百事,主纲纪紊乱。经曰:丙丁直为勃,火星焚大屋,移室且安。然独自闻愁哭。庚加年月日时干,假尔为客不宜争.统兵领众避此时.惟宜固守,不移行。以上勃格,如不得已运筹布局,反闭而去.变凶为吉也。凡遇六丙六庚之时,为直符加时干,则十时皆勃格也。

荧入白
歌曰:六丙加庚荧入白,荧入白兮贼须灭。天盘丙如地盘庚,是火入金乡,此时闻贼当退。假如小满上元用阳遁五局,丙辛之日戊戌时,此时六戊在五宫,以天任直符加时干六戊于五宫,得六丙下临六庚于七宫,即荧惑入太白也。《奇门大全》云:丙加下庚也,此时战宜回避,不宜冲击,占贼来,信必虚诈。赤松子云:荧惑入太白.上下相击剥。内往外灭.以谗贼陷。诗曰:二星相入凶气横,任得奇门慎勿行。此星若也行,兵去金火之辰,是恶神。又曰:六丙来加六庚上,真贼逃避不为灾,假如阴六局,甲己日丙寅时,六丙在八宫.以直符天心加时干,即六丙下临六庚于四宫,此为荧惑入太白,占贼不来,天英天景门到七六宫,亦是火到金乡也。

白入荧
歌曰:六庚加丙白入荧,白入荧兮贼即来。天盘庚加地盘丙,乃金入火乡。而受克凶,对敌宜防贼。假如清明上元用阳遁四局,甲己之日壬申时,此时六壬在八宫,以天辅直符加时干六壬于八宫,得天心为六庚加临六丙于二宫,即太白入荧惑也。汤谓曰:庚为太白丙为荧惑,若此时对敌,宜防贼来。上盘六庚加下盘六丙是也。诗日:天上六庚加六丙太白入荧贼欲来。假如夏至中元阴遁三局,乙庚日戊寅时,六庚在一宫,以天芮直符加时干于三宫,即六庚下临六丙于二宫,即太白入荧惑,又天心天柱到离官,亦是金入火乡也。

伏干格
歌曰:庚加干为伏干。大乙伏干格,《三元经》日:六庚为太白加日干,即为伏干格。此时主客斗伤.皆不利。诗日;日干若遇六庚临,以此名为伏千侵,若是战斗须不利。大都为主必遭擒。假如小满上元阳五局,甲申日壬申时,六壬在九宫,即天柱为六庚,下临九宫.见今甲申,是为天柱六庚所加也。此为天乙伏干格。

飞干格
歌日:日干加庚飞干格、诗曰:日干及临庚飞干格,偏明争战还不利,为客最平平。《三元经》曰:今日之干加六庚飞干格,此时战斗主客两伤。假如小满上元阳遁五局,甲己日庚午时,此时甲子在五宫寄二宫。以直符天禽加时干六庚于七宫.即得日干六甲,下临六庚于七宫,此名飞干格也。


伏宫格
歌曰:庚加直符天乙伏一庚加直符宫伏宫格,为宗交锋多不利,为客少成功。《三元经》曰:六庚加直符,名为天乙伏宫格,此时客主皆不利。斗战交兵气自衰,占见人不在,占来人不来。《奇门大全》曰:六庚加天乙直符.此时主客皆不利。假如立春下元阳遁二局.甲己日壬申时.此时六壬在六宫,以天上天芮为直符.加地下六壬,于六宫,即得天辅为六庚下临直符天芮,子二此名天乙伏宫格也。

飞宫格
歌曰:直符加庚天乙飞。飞宫是何星?直符加六庚。两敌不堪争,为主似不赢。《三元经》曰:直符加六庚,名天乙飞宫格。此时主客不利。《奇门大全》云:此时固守.出则大将遭擒。假如春分中元阳遁九局,甲己之日日中庚午时,此时六庚在二宫,天英为直符,以天上直符加时干六庚于二宫,即得天英为直符,下临二宫,见六庚.此名天乙飞宫格也。

六庚加宫六庚同宫格
歌日:加一宫兮战在野,同一宫兮战于国。庚加日干,日干加庚,俱不利。如庚加一宫,或天盘庚,或地盘庚,同一宫,皆主战不利。天乙格谓六庚临天乙所居,地宫也,战于野,凶也。天乙太白格,谓天乙直符.与六庚同宫.而行战于国.凶也。加时与太白格,利野斗.若直使加六庚,宜固守.伏藏。凡遇诸格之时,用兵主客俱不利。占人在否格,则不在,占人来否格,则不来。

三奇受制
王璋曰:乙奇临乾惊门庚辛囚死.乃木入金乡也。丙奇临坎休门壬癸囚死,乃火入水乡也。此谓三奇受制.万事不可举也。

五不遇
歌日:五不遇时龙不精,号为日月损光明。时干来克日干上,甲日须知时忌庚。葛洪日:五不遇时者,谓刚柔日相克,而损其明。纵有奇门不可行百事,凶。甲日庚午时,乙日辛已时,丙日壬辰时,丁日癸卯时,戊日甲寅时,己日乙丑时,庚日丙子时,辛日丁酉时,壬日戊申时,癸日己未时,乃时干克日干,阳克阳干.阴克阴乾,名为主本不和,极凶。

三奇入墓
歌曰:三奇入墓好思推,甲日那堪见未宫。丙奇属火火墓戌.此时诸事不须为。更兼六乙来临未,星奇临八亦同论。此乃乙丙丁奇临六宫在戌,谓之入墓.不但奇临之遇,丙日见戌时亦是。王璋曰:三奇墓者.谓六乙日奇下临二宫,六丙月奇到六宫,六丁星奇下临八宫.是谓三奇入墓也。假如阴遁四局,丙辛日庚寅时六丙月奇下临六宫,是谓月奇入墓。凡遇三奇入墓,纵有奇门,不可举兵,百事皆凶也。经云:三奇入墓何时辰.丙奇乾上乙临坤,或遇丙奇居戌上,还加丁向丑中存。歌日:又有时干入墓宫,课中时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丑己同凶。葛洪日:三奇者,谓丙戌时,时为月奇入墓之时。又曰:几遇乙庚日丁丑时,为丁奇入墓,黄昏是丙戌时,故为月奇入墓之时,是为三奇入墓。
丙戌时丙属阳火,火墓在戌。壬辰时壬属阳水,水墓在辰。丁丑时丁属阴火,火墓在丑。癸未时癸属阴水,水墓在未。戊戌时戊属阳土,土墓在戌。己丑时己属阴上,土墓在丑。故戊己中央之土,赖母而生。盖以戊同丙火生于寅已,同丁火生于酉,前六时干辰入墓,亦不可用。

六仪击刑
歌日:六仪击刑何太凶?甲子直符愁向东。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已辰辰午刑午。六甲地支相刑,与自刑也。如甲子见卯,甲戌见未,甲申见寅,甲寅见巳,为相刑。甲辰见甲辰;甲午见甲午为自刑。葛洪日:六仪击刑者,谓六甲直符加所刑之地也。甲子直符加卯.卯刑子也。甲戌直符加未,戌刑未也。甲申直符加寅,申刑寅也。甲午直符加午,午自刑也。甲辰直符加辰,辰自刑也。甲寅直符加巳,寅刑巳也。王璋曰:甲子直符加三宫,甲戌直符加二宫,甲申直符加八宫,甲午直符加九宫,甲辰直符临四宫,甲寅直符临四宫,已上皆为六仪击刑。郭璞论:三合之刑,金刚火强,各刑本方,水流趋东,木落返本。甲寅甲午甲戌火局,刑巳午未,南方;巳酉丑金局,刑申酉戌西方;甲申甲子甲辰水局,刑寅卯辰东方;亥卯未木局,刑亥子丑北方。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甲子为直符.至日出卯时,是六仪击刑也。至庚午时,以甲子直符,加六庚于三宫,即六仪击刑时也。其时极凶,不可用事。

伏吟格
歌日:就中伏吟为最凶,天蓬加着地天蓬。九星伏吟上盘天蓬,加地盘天蓬,乃九星仍在本宫不动,谓之伏吟,主孝服,损人口。汤谓云:甲子来加甲子,为伏吟,不宜用兵,惟宜收敛货财。凡六甲之时,门符皆是伏吟。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时天蓬直符,加临一宫,时干在一宫,此名门符皆伏吟也。

反吟格
歌日:天蓬若到天英上,须知即是反吟宫。九星反吟者,天盘一宫上蓬星加地盘九宫,英星上为反吟,余八同宫。此直符反吟谓上盘甲子加下盘甲午,上盘甲戌加下盘甲辰,遇奇门盖之,不至凶害,不然灾祸立至。
汤谓日:子来加午,为反吟。此时不利举兵,动众,惟宜散恤仓库之事。凡星符对冲皆反吟。假令冬至上元杨=阳遁一局,甲己日乙丑时,六乙在九宫,以天上天蓬直符,加临时干在九宫,即是直符反吟,反吟伏吟,门若遇此,虽得奇不可用。

门迫宫迫
歌日:宫制其门不为迫,门制其宫是迫雄。《三元经》日:吉门被迫则吉事不成,凶门被迫,则凶事尤甚。宫制其门是凶,迫门制其宫为吉。迫门生宫为和宫,生门为义。假令开门临三宫,休门临九宫,生门临一宫,景门临七宫,为吉门被迫,则事不成不吉也。假令伤门、杜门临二宫、八宫,死门临一宫,惊门临三、四宫,为凶门被迫,则为凶尤甚。

天网四张格地网即壬临时干不赘
歌日:天网四张无路走,一二网低有路踪。三至四宫行入墓.八九高强任西东。天网者,天上六癸所加之下是也。凡六癸之时.亦是如在一二三四宫,为尺寸低,在五六七八宫为尺寸高。遇之不可出,出必伤。若被客围,却从卯未酉三宫,看何门奇可破,出无妨。假令大暑下用阴遁四局,乙庚日己卯时,此时天上六癸在八宫,以天冲直符,加三宫得天任为六癸,下临八宫,天盘癸加地盘癸,即天网高八尺矣,阳遁此例也。《奇门大全》云:天网四张,动众出兵,,忌逢若急事,避难作法,一人独出,追兵至此,即自反伤。如天上六癸直符,加地上一二三四宫,为尺寸低,若临六七八九宫,为尺寸高,此时万事不宜,虽合奇门吉宿,亦不宜用。如破阵欲取道出行,宜两臂横负一刀,则呼天辅之名,甸闯而出,则天网自败,自无所伤矣。若临六七八九宫,其尺寸过人,尤不可用。将兵须当隐伏,若敌人来攻,当自溃败。天网四张,不可当此时用事,有灾殃。若是有人强出者,立便身躯见血光。

伏错休囚
歌白:十干加伏若加错,入库休囚吉事危。时加六戊,乘龙万里,莫敢呵止。六戊为天门,又为天武,宜以远行万里,百事吉。戊为天门,凶恶不起,当从天上六戊出,故日乘龙万里,凶恶不敢害。鸡不鸣,犬不吠,将兵客胜。闻忧无,闻喜有,利以远行,市贾,小人惊走亡命。假如立春中元阳遁五局,甲己日戊辰时,此时六戊在五宫,寄坤二,以直符加时干,即六戊临二宫,出西南吉。时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凶咎,故己为六合。此时宜深谋秘密之事,当从天上六己出,不宜市贾、显扬之事。隐匿如神,所使不知。六己者,谓为显赫,必逢殃咎,又为地户,独出独入,无有见者。将兵闻喜无,闻优有。利以出官、嫁娶,小人不利,亡命惊走。若占人,有逃亡阴私之事。时加六庚,抱木而行。强有出者,必见斗争谓庚为天狱,此时凶强有出者,必遇刑罪。故日:能知六庚,不被五木。不知六庚、误使入狱。或被陵辱,将兵主胜不利客。利屯营固守,闻忧有,闻喜无。市贾道死、物伤、无利,入官、嫁娶、凶。六
庚之时,惟宜固守,能知六庚之时,谓此己下至六癸时,不宜出动。时加六辛,行遇死人。强有出者,罪罚缠身。此时行兵,出入并凶。强有出入,斧钻在前,行为受累。故日:能知六辛所往,行来不知六吉,反凶也。

九星所属
大益枢京天辅武曲纪星
执庆刚昱天禽廉贞网星
总网星连住总承符元天心文曲纽星
凝革好化天冲破军关星
英明集革天任星
阴袭大衍天蓬隐光右弼星
阳碟孚庆天芮洞明左辅星
照中勋今天英贪狼太星
通玄须变天柱禄贞星星
《三元经》曰:辅禽心星为上吉,冲任次吉理须明。大凶天蓬与天芮,小凶天柱及天英。更论五行旺相气,吉凶轻重自然分。大凶旺相凶却小,小凶旺相号中平。吉星旺相吉无比,若还无气也中平。凡吉宿亦要遇旺相,若遇休囚废没,亦不可用经。曰若上吉次吉星无旺气,则中平秉旺相气则大吉,秉死休囚废则为凶。以意审用之。九星休旺者,谓九星各旺于同类。月相于我生月,休于生我月,囚于官鬼月,死于妻财月。日时同。

五行旺相休囚
木旺东相北休南囚西 火 旺南相东休西囚北
金旺西相南休北囚东 水 旺北相西休东囚南
土旺于四维辰戌丑未无所不用也
九星 旺 相 休 囚 旺 相 废 休 囚
天蓬水星 亥子月寅卯月申酉月巳午月辰戌丑未月
天任芮禽土 辰戌丑未月申酉月巳午月亥子月寅卯月
天冲辅木星 寅卯月巳午月亥子月辰戌丑未月申酉月
天英火星 巳午月辰戌丑未月寅卯月申酉月亥子月
天柱心金星 申酉月亥子月辰戌丑未月寅卯月巳午月

天蓬,字子禽。宜安抚边境,修筑城池。春夏将兵大胜,秋冬凶亡。其士卒利主不利客,嫁娶两凶,移徙失火,斗争见血光,入宫火盗贼,修营宫室,商贾皆凶。
讼庭争竞遇天蓬,胜捷威灵万里同。春夏用之皆大吉,秋冬用此最为凶。嫁娶远行应小利,葬埋修造亦闲空。须得生门同丙乙,同之万事得昌荣。

天芮,字子成。宜崇尚道德,交结朋侪。受业师长吉,不可用兵.嫁娶.争讼、移徙、筑室,秋冬吉,春夏凶。
受道交结宜芮星,行方直此最难明。出行用事宜先退,修造安坟发祸刑。盗贼忧惶惊小口,更宜因事横官非。纵得奇门从此宿,求其吉事也虚名。

天冲,字子翘。宜出报仇。春夏兵将胜,秋冬无功。不宜嫁娶、移徙、入官、筑室、祠祀、市贾。
嫁娶安营产女惊,出行移徙遇遭迍。修造埋葬皆不利,万般作事且逡巡。

天辅,字子卿。宜蕴身守道,设教修理。将兵春夏胜,得托地千里。嫁娶多子孙,利移徙、入市、入官、修营。春夏有喜。
天辅之星远行良,葬埋起造福添长。上官移徙皆吉利,喜溢人财万事昌。

天禽,字子公。宜祭祀求福,断绝群凶。将兵四时吉,百福助之。不战用谋,敌人畏服。赏功、封爵、移徙、入官、祠祀、商贾、嫁娶吉。
天禽远行偏宜利,坐贾行商皆称意。投渴贵人两益怀,更兼造葬皆丰遂。

天心,字子襄。宜疗病合药,将兵秋冬胜,得地千里,春夏不利。嫁娶、入官、筑室、祠祀、商贾,秋冬吉,春夏凶。利见君子,不利小人。
求仙合药见天心,商途旅福又还新。又将迁葬皆宜利,万事逢之福禄深。
天柱,字子中。宜迍兵自固,隐迹。将兵车伤卒死,不宜移徙、入官、市贾,宜嫁娶修造祭祀。

天柱藏形谨守直,不须远出及营为。万种所谋皆利益,远行从去见灾危。

天任,字子韦。宜请谒通财,将兵四时吉,万神助之,敌人自降。嫁娶多子孙,入官吉。移徙筑室凶。
天任吉宿事皆通,祭祀求官嫁娶同。断灭群凶移徙事,商贾造葬喜重重。

天英,字子威。宜出入远行,饮晏作乐利。不宜嫁娶、出兵、移徙、入宫、筑室、祠祀、商贾。
天英之星嫁娶凶,远行移徙不宜逢。上官文武皆宜去,商贾求财总是空。

天辅之时
《三元经》日:天辅之时,有罪无疑斧鑕,在前天犹赦之,此时有罪皆能自释。、‘甲己之日己巳时,乙庚之日甲申时,丙辛之日甲午时,丁壬之日甲辰时,戊癸之日甲寅时,是天辅之时也。


遁甲利客
经日:天盘星克地盘星,在四时旺相日时,有本方五色云气在其方来助,则客胜也。地盘星克天盘星,在四时旺相日时,有各方五色云气在其方来助,则主胜也。
天蓬加九宫利为客,若在秋冬之月壬癸亥子日临战,有黑色云气从北方来助战,客大胜。
天柱天心加三宫四宫,利以为客。若在秋月及季夏之月庚申辛酉日临战,有白气云色从西方来助战,大胜。
天任天禽天芮加一宫,利以为客。若在四季月戊己辰戌丑未日,有黄云气从东北来助战,客大胜。
天英加七宫,利以为客。若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云气从南方来助战者,客胜。
遁甲利主
天英加一宫,利以为主。加秋冬月壬癸亥子日,有黑云从正北来助战者,主大胜。
天任天禽天芮临三宫四宫,利以为主。如冬夏之月甲乙寅卯日,青云从东南正东来助战,主大胜。
天蓬加八宫,利以为主。如在四季月戊己辰戌丑未日,有黄云从东北西南来助战者,主胜。
天辅天冲加六宫七宫,利以为主。如在季夏及秋月庚申辛酉日,有白云气自正西及西北来助战者,主胜。
天柱天心加九宫,利以为主。如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云气从正南来助战,主大胜。

九星子时克应
天蓬值子,多不利入宅、安坟、上官、下穴,主有口舌争讼。作用之时,有鸡鸣、犬吠、宿鸟闹林,或鸟北方争斗而飞,造葬后主有缺唇人。至六十日应鸡生肉卵,有官讼至,主退财。
天芮值子时,秋冬用之吉,春夏凶。不可用,作用之时,主有走禽惊,西南火光,二人相逐为应。造葬后,主有猫儿颠犬伤人,公事发,六十日内有女人自缢事,秋冬作用.当进羽音人。田地及妻女。
天冲值子时,主有大风雨至。仙禽噪、锺鸣为应。造葬后.六十日有生气物入屋,周年田蚕倍收,更防新妇产死。吉因口舌得财。
天辅值子时,若反吟,主天中有物衣,明西方有人穿红白衣人前来大叫为应。造葬后六十日进商音人、物产,野猿猴入屋甑鸣,时主加官进禄,生贵子。若门奇并到有十二年,大旺。
天禽值子时,主有怀孕女人来,及紫衣至为应,造葬后六十日,鸡上籬,犬衔花,儒人送物至为应,主因武得官,进田土、财物、廿年后,财谷大旺,人丁千口。
天心值子时,主有人争斗。鼓声从西北为应。造葬后百日内,赤面人作牙,进商音人、古器及画轴,家内生白鸡,十二年内田蚕大旺,后因赌博、见讼破财。
天柱值子时作用,主有大风四起,火从东至,缺唇人为应,造葬后六十日内.主有蛇犬伤人,遇刀刃杀人,血光破财。
天任值子时作用时,主有风雨至,水畔鸡鸣,东南方有持刀人遇为应。造葬后百日内,主新妇自离,三牙须人及木姓人上门,由赖退田产出,人男盗女*。
天英值子时作用时,有锣声自西北至,及三五人把火伐木为应,造葬后,主有缺舌人破家业,三年内血光自刎,小儿因汤火死。

九星丑时克应
天蓬值丑时,主树倒伤人。有雷电作,及风雨为应。造葬后七日内,鸡生鹅子卵,犬上主屋,主丧小口。三年后白头翁作牙,进商音人、田契,大旺财谷,十年后即退败。
天芮值丑时作用时,有金鼓声向西北至,造葬后七日,有乌龟自林中出,六十日被盗贼退财,口舌官事至。
天冲值丑时作用时,主云雾,以合小儿成群来,及妇人为应,造葬后乌猫生白子,拾得古镜发财,周年得僧道、田契、生贵子。
天辅值丑时作用时,主东方有犬吠,有人持刀杀人斗叫。造葬后有白兔野鸡入室,六十日内,僧道送物,及东南方羽音人送文契至,远行信归,周年添进人口,大旺血财,加官进禄。
天禽值丑时,有孝妇人持锡器来,小儿拍掌笑,吹笛打鼓叫闹为应。造葬后赌博获财,或拾窖发财,三年后因获盗贼致富。
天心值丑时作用时,北方有匠人携斧至,树木上生金花为应,造葬后六十日,进羽音人金银器,三年被火,一贫彻骨,出入弄蛇戏犬。
天任值丑时作用时,有青衫妇人携酒至,四方有鼓声为应。造葬后半年后,进无名财物,周年有鹦鹉入屋,主口舌得财,三年后猫犬相咬,生请举。
天英值丑时,东北方有师巫人至,及锣声为应。造葬后一月内,主火烧屋,一年内大作,人言百怪,俱见死亡大败。

九星寅时克应
天蓬值寅作用时,有青衣童子持花来,北方有和尚里衣头巾至,女人着衫裙至。造葬后有贼劫家财,六十日内,有蛇入屋咬人,因马牛死伤人,及鬼打屋,三年后进田地,大旺财谷。
天芮值寅作用时,有瘦妇怀孕至,更有蓑衣人至。葬日有奇门旺相,六十日有水牛入屋,大进血财,加官进禄,子孙大吉。
天冲值寅作用时,有贵人乘轿至,及童执金银器至。造葬后二十日进角音人,契字六畜及琉璃入屋,六十日鸡母啼家,主死,因口舌争讼得财大发财谷,主生乙巳,丁人发福。
天辅值寅时,当见公吏人手执铁器,及艺人携物至为应。葬造后六十日内,白鼻猫儿咬鸡时,有贼送财宝至,赤面人作牙,进羽音人、田契,十二年大发,生贵子。
天禽值寅时作用时.金鸡乱鸣.玉犬吠.有人带深笠至。造葬后六十日.进羽音契字,发人丁田旺木。
天心值寅作用时,有白鹭鸟,及水禽至,金鼓四鸣,女人穿青衣携篮至。造葬后遗火烧小口,六十日内,由赖公事至,百日内,大进金银,因拾得吉窖,进商音羽音人物产,三年内因妻得财生贵子。
天柱值寅时作用时、有牛马喧叫,及僧道人持盖大雷雨至,喜鹊喧噪。葬造后六十日内,有贼牵连公事,因公事说讼破财,女人堕胎,产死。
天任值寅作用时,女人成队把火前行,童子拍手大笑,西北有人轿马至。葬造后六十日内,甑鸣妇死,百日内,进六畜.女人财宝自至.田蚕大旺。缺唇人争讼,婚事败。
英值寅,东方有军马至,及捕鱼猎网人至。葬造后女人因行路拾得财宝,六十日内,进寡妇人田产契书,百日雷打屋即败。

九星卯时克应
蓬值卯,黄云四起,妇人把铁器前来,大蛇横过。造葬后十日内,角音人相请。半月内,有徽音人送财物。六十甘内,女人因贼牵执大破财。百日拾得窖财大发。
芮天冲值卯时,有女人穿红送物,及贵人骑马至,两犬相咬,水牛作声。造葬后六十日,进东方绝户产业,因汤火伤,小儿进血财,及羽音人物二年内妇人堕胎,产死。
辅值卯作用时,女人挑伞至,及师巫吹角声,葬造后六十日,大发添人丁,有生气入屋,旺财谷,因女人公事得财帛,及田地契字。
禽值卯大风东起,小禽四叫,怀孕妇人至,造葬后半年,猫儿自来园内,得窖大发。
心值卯作用时,有跛脚妇人相打,及犬吠,鼓声北方有人轿至,葬造七日内,进横财三年,后有牛自来大旺六畜,有人请因军得财。
柱值卯有瘦妇持刃至,及僧道持盖至,及女人相骂。葬造后六十日内,火笑鸡母啼昼鸣,犬上屋。周年疫病死绝。
任植卯,有老人持杖至,及喜鹊喧噪为应。葬造后七日内,有人进古器物,六十日内,外因女人获财宝,进牛羊六畜,因赌博得财加官进职。
英值卯时作事时,有女人持灯来应,或执木棍来应。若见雷鸣应,六十日内,进女人财宝,因而大发。

九星辰时克应
蓬天芮值辰东北方,树倒打人,鼓声四起,女人着红至。葬造后乌鸦四鸣绕屋,有劫贼至,破财,六十日有风脚人上门,由赖后家生贵子,大发财谷。
冲值辰,主鲤鱼上树,白虎出山,僧道成群。至葬造后,抬得黄金白银物大发,横财七十日内.来因家,主见伤折之灾,一女一男进。
辅值辰,白羊与黄犬相撞,卖油人与卖菜米人相撞,白衣小儿哭,怀孕妇人至。葬造后大发财谷,一年内双生贵子。
禽值辰,有师巫术人相争大叫,及东方鸦噪,葬造后六十日内,有僧道人及绝户送物产至。
心值辰,有云从西北起,青衣人携鱼至,女人僧道同行。葬造后六十日,井中气如云出,三日内.家生贵子,请举及第,大富贵。
柱值辰,有人扛树过,及男人持鼓过,黄衣老人持锄至。葬造后六十日,鸟猫生龙子,鸡生双子,进北方人财物,寡妇送契至,红面人佐牙,进羽音人田产。英值辰,西北方大雨至,鸡飞上树,女人着红衣,携篮至。葬造后七日内,有生气入屋,六十日内,进横财大发。

九星巳时克应
蓬天芮值巳.有驼背老人披蓑衣至,女携酒及师巫人至。葬所造后一百日.因火大获横财,至周年因武获职,加官进禄。
冲值巳,有牛相打,羊争行,女人相骂,西南方有鼓声喧闹。葬造后六十日内,蛇咬鸡,牛入室,有女人送契至,一百日犬生花子,大旺田财。
辅值巳,有人相打,女人抱布来,风四起,小童叹叫。葬造后六十日内,进东方人财物,有魁运禾大发。
禽值巳,有白颈鸭成队飞鸣,及师巫人相打,贵人骑马过。葬造后七十日,有妇人来,合生贵子,成家立产,三年田产大旺。
心值巳,有女人着青,抱小儿至,紫衣人骑马至,乌龟上树。葬造后半月内,得四方人财物,跛人作牙.进商音产契,六畜兴旺,三年内,女人成家,寡母坐堂。
柱植巳,有黑牛过,钟声鸣,猪上山,后二十日内,进商音人财物,六十日内,家内女人下水,有生气物入屋,周年内,猫捕得白鼠,大发大贵之兆。
任天英值巳,有两犬争一物、野人负薪过,吏人持盖至。葬造后六十日内,获异路人财,南方人送鲤鱼,生贵子,异路显达,进田财。

九星午时克应
蓬值午作用时,有人持刀上山,妇人持青衣,童子至发叫叹声。后四十日内,家主亡,六十日内,犬来作人语,入屋为怪。赤面风脚人上门,由赖行凶破财,三年内得古窖大发。
芮值午,主天中有人缺唇,白衣人至,有妊妇过。六十日内,有猫鬼咬人,因买卖发横财,周年内得妻家财产大发。
冲值午,东方人家火起,穿白衣前来大唤,山禽噪闹。六十日内,抬得古器鬼运钱禾发。
辅值午,有僧道持盖,女人穿红至,有石火光,后六十日内,有贵人至,送异物,六十日内,进西方人金银,周年内,得寡妇人绝户物。
禽值午,有白衣女人来,狗衔花,山鸡斗叫,风雨从东来,六十日内,有犬自外来,或野犬入屋,主进东北方人财更赌博公事得财,一年乌鸡生白雏,生气自来为应,田蚕大旺。
心值午,主大风雨骤至。蛇横路,女人着红裙,携酒至,后六十日蚕鸣,有跛足人送生气物,五年内,进金银田蚕大旺。
柱植午,西方有人骑马至,就有大雪鸦飞鸣起,后五日内,孕妇先病行丧哭泣,六十日内,水边得古器,水边神为福,退小口。
任值午,西北方黄色飞禽来,师巫与君子人至,后四十日进外宝、贵人财物,紫衣入屋,生贵子。
英值午,南方有婚姻事,过捕猎人执弓箭至,后六十日内,被木伤死,及自缢公事败。

九星未时克应
蓬值未,童子牵二牛至,及惊鹅群,至北方,有女人着红衣至,后六十日内.军贼入屋劫掠财物败。
芮值未,有捕猎人至,及白衣道人携茶过,后七日有乌鸦绕屋噪与,赤面人三牙,须人大斗闹,周年内动瘟见火烧屋蛇伤败。
冲值未,有鼓响小儿着孝衣至,牛马或群过西北方,或闹或争,后六十日内,有白羊入屋,六畜大旺。
辅值未,群犬争吠,丐者携蓑衣至,及僧道成群过或西北方,有人争屋,后一百日内有文书契字进商音人财物金银。
禽值未,有老人及破足担花过,或青衣携酒至。葬造后六十六日内,进羽音人铁器,六畜大旺。
柱植未,有瘦妇与僧道同行东北方,有人携盖骑马至。葬造后一百日内,因媳妇见狐狸败。
任值未,主有白鸡飞来,飞禽自西南方至,北方大斗闹,鼓声喧天,风雨大至。葬造后七日内,女人送白色物至,六十日内,家生异白气物,得六畜大旺。
英值未,有孕妇过,及西北上鼓色为应。葬造后六十日内,家主落水死,周年瘟疫败。

九星申时克应
蓬值申,有取水人伞笠至,西方有小儿打水鼓,叫啖葬。造后二十日内鸡巢内蛇伤人,新妇自溢,淫欲公事败。
芮值申,主东方凉伞青盖及僧道胡须人至,及牛斗伤人,犬咬人。葬造后一百日,当进羽音人产物,周年内有水牛入屋,鹏鸟入家,时主大病。
冲值申,南方白衣人骑马过,吏卒人持刀相杀,葬造后一百二十日内,女人作牙,进绝户田产。
辅值申,有青肿患脚人携酒至,三教色衣人至西北金鼓声。葬造后半年内,因妇人财大发,蛇从井中出.平白人送牛羊至。
禽值申,主天中飞鸟大叫,师巫将符来,葬造后百日内,女人自到拾得珠翠归,周年新妇昌盛,生贵子,大旺田蚕。
心值申,僧道前来,金鼓四鸣,百鸟交噪,红裙女人送酒至,葬造后寡妇坐堂,抬得古窖大发。
柱值申,主水鹰鸽掠,禽坠地,及青衣人携篮至。葬造后因失火丧家。
任值申,主大风雨至,三牙须人打鼓至,僧道着黄衣为应。葬造后七日内甑鸣,女人被火汤烧败。
英值申,有怀孕妇人大哭,西方上有金鼓声,及僧道持盖,葬造后大凶。

九星酉时克应
蓬天芮值酉,主西方有赤马至,及轮舆群鸦四噪。葬造后百日内,家生贵子,僧道作牙,进商音人.田地大发,三年内鸡生双子,猫养白儿,请举。
冲天辅值酉,远方人送书至,东方狐狸咬叫,妇人把火来。葬造后周年生贵子.得横财大发。
禽值酉,西方火起,人家相打大叫,鼓声绕噪。葬造后周年生贵子,得横财大发。
任天心值酉,主僧道尼姑.把火西南来,北方钟鼓声。葬造后七十日丙,进商音,骡马官员财喜,及艺术人送远信至,大利。
英值酉.西方有人相争.鸟雀喧噪,白衣女人怀孕至。葬造未六十日,小口宅母折足破财,一百日因口舌得财。

九星戌时克应
蓬值戌,主有老人持杖来,西上雷雨至,三牙须人担箩来。葬造后有白犬至,六十日内,因拾得军器,得横财大发。
冲天辅值戌,西上三五人把火光寻失物.师巫与三牙须人至。葬造后六十日,鸡上树啼,远方有信,获羽音人财,周年小口被牛踏损。
禽值戌,东北方有锺声音,及饶钹声,有青衣童子携篮至,后六十日.白龟至,大发。就得寡母田契,有人请举。
心值戌.主南方大叫,贼惊,小儿骑牛至,百日内家生贵子.金鸡鸣,玉犬吠,三年请举。
柱天英值戌,有女人把白布至,西有鼓声,北上树倒打人,大叫,六十日,蛇虫入宅咬人,连人瘟疫,死大败。

九星亥时克应
蓬值亥,小儿成群,女人着孝服至。葬造后因捉贼得财谷,三年出人,入道法,卖符咒水,起家。
冲天辅值亥,有足跛青衣人至,东北上人家火光葬造后百日内猫儿捕白鼠为应进商音人田契大发财得妻财。
禽值亥,西北上有妇人笑声,大风从西起,树倒拆屋,大叫。起葬造后六十日内,进铁匠人财物,商音人作牙,进僧道产。
心值亥,作用时,有金鸡鸣夜,玉犬吠,老人带皮帽手执铁器至。葬造后七日内,有不识姓名人上门借宿,遗下财物去。
柱天任值亥,主西方有玉磬声,山下人把火叫喧。葬造后因救火得财,大发。
英值亥,女人把火来,造葬后百日内,有癞疾人上门,由赖身死破财。


天乙直符吉凶神说
歌曰: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中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太阴布星起例,随本时直符宫直符。腾蛇、太阴、六合、白虎、玄武、九地、九天。阳遁直符宫,所到之宫,加活局,直符顺布宫星。
阴遁直符宫,所到之宫,加活局,直符逆布星宫。
直符天乙之神事急,宜从此方而出,以击对冲,此急则从神之谓也。
九天威捍之神,可以扬兵布阵,纳喊摇旗。孙子日:善战者动于九天之上。
九地坚牢之神,可以屯兵固守,保障城池。曰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
玄武小盗之神,可以提防*细,窥觇军情。若得奇门会合之方,不可以此为忌。
白虎凶恶之神,可以防备贼兵偷营劫寨,若得奇门会合之方,不可以此为忌。
太阴阴佑之神,可以履符禁敌闭城藏兵,人有急难,可从此方避之,危其祸患。
六合护卫之神,可以埋伏抵搪,提防不测,人有急事,宜于此方避之,免其害。
腾蛇虚诈之神,出此方者,多主精神恍惚,梦寐乖张,若得奇门会合之方,则不忌。

王璋日:九天之上,六甲子谓六甲直符,当六甲之时,士众当背直符,所临之宫而击其冲,无不胜。经曰:扬兵于九天之上。所以甲为九天之上者,谓易称乾,纳甲壬乾为天天道上升,以甲数至壬,其数九,故六甲为九天之上,所以六皆称甲子者,六甲之始支干之长,举上以明下,故六甲皆称甲子。九地之下六癸酉,谓六癸之位,皆称九地之下,凡逃亡绝迹,当以天上六癸所临之方下出入。易称坤纳乙癸,又坤为地,地道下降,从乙数至癸,亦为九.故六甲为九地之下,所以六癸皆称癸酉,是甲子之终。六合之中六己,己谓六己之位,皆为六合之中。凡为阴秘之事,从天上六己所临之方而出,人莫见之。经日:六合为私门,独出独入,无有见者,所以六己为六合中者,从甲数至己,其数六,为甲己合,故六合之中,六己巳者,亦举甲子一旬之义,故俱称六己巳也。

本理曰:九天九地秘通神,太阴六合定乾坤。能知此诀备于我,肯把三门别立根。出向奇门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经纶。守攻城郭凭于此,道不虚行只在人。

歌日:九天之上好扬兵,九地潜藏可立营。伏兵但向太阴位,若逢六合利逃刑。《本义》云:九天者,刚健之至极也,九地者,幽隐之至深也。动于九天,故言攻之至极;藏于九地,故言守之至深。九天乃天之杀伐之气,遁在此方,亦可以藉此气扬兵耀武。九地乃
地之蒙晦之气,遁在此方,亦可以藉此气遮藏形迹。太阴之下,可以伏兵,六合之下,可以逃亡。冬至后阳遁,逆天上直符所临之宫,后一为九天,后二为九地,前二为太阴,前三为六合。夏至后阴遁,顺天上直符所临之宫,前一为九天,前二为九地,后二为太阴,后三为六合。又凡出行呼十干神名。甲为天福神,名王文卿;乙为天德神,名龙文卿;丙为天威名唐文卿;丁为玉女名季由往;戊为天武名司马羊;己为明堂名纪游卿;庚为天刑名邹元阳;辛为天庭名高子张;壬为天牢名王禄卿;癸为天狱名受子光。伍子胥曰:若欲伏匿者.乘青龙六甲也.历蓬星六乙也,过明堂六丙也,出天门六戊也,入地户六己也,过太阴六丁也.取草拆半障人中入天藏六癸也。假令六甲日甲子时,初起甲子历丑过寅出辰入巳,还取草拆半障人中,置卯地而入酉地,去入无见者,过太阴时。咒日:天翻地覆,九道皆塞,有来迫我至此而极强.见我者死,追我者亡,吾奉九天玄女.道母元君律令,径入天藏,慎勿反顾,庚为天狱,辛为天庭,壬为天牢,宜避之。余有详解人遁内

三奇喜怒
乙奇者,日奇也。到震为白兔游宫,造作谒见,出行吉。到巽谓玉兔乘风,百事吉。到离谓白兔当阳,宜作显扬煆药炼丹,百事宜良。到坤谓玉兔暗目,又名入墓,上官、远行、市贾、迁移、修作、用之立见灾殃。到兑名受制,事多不利。到乾名玉兔入林,上官、远行、修筑、并吉.到坎名玉兔饮泉,到艮名玉免步青,宜利。

丙奇者,月奇也。到震谓月入雷门,架柱修门,修营永逢吉庆。到巽名火行,风起龙神助威,发生之道,事皆宜利。到离为帝旺之乡,但除子午二值符时,不可急用外,其他寅申辰戌用之,俱良。到坤谓子居母腹吉。到兑谓风凰拆翅。到乾谓光明不全,又名入墓凶,不可用。到艮名凤入丹山,艮为鬼道,丙火烁然,凶必然矣。

丁奇者,星奇也。三奇之中,此星最灵。六丁本火之精,化而成金,到震最明。若修营此方,可用竹级七个,燃火前引人夫,行四步外灭火,则兴工必有祥应。到巽为少女,名玉女留神,大风成像是也。到离乘旺而太炎,能销烁万物,燥暴不常。到坤,坤为地户,谓玉女游地户吉。到兑火,无金旺之乡,能凶能吉。到乾名大照天门,又名玉女游天门,其妙异常之比。到艮名玉女游鬼门,凶。到坎名朱雀投江。又丁入壬癸乡,威德收藏,可慎静勿显扬。

冬至阳遁时奇起例
假如万历二十五年四月十二壬申日丙午时用事,初四甲子符头己到,初七丁卯戌时小满,乃符先到,而节后到,用超法。甲子至戊辰五日,小满上局,五中起甲子。己巳至癸酉五日,小满中局,二坤起甲子。甲戌至戊寅五日,小满下局,八艮起甲子。今壬申日午时正是小满中局,阳遁二坤宫,起甲子逆布三奇,顺布六仪。甲子坤,乙坎逢乙奇,丙离英丙奇,丁艮任丁奇,逢戊还元,甲子戊在坤,甲戌己在震,甲申庚在巽,甲午辛中寄坤,甲辰壬在乾,甲寅癸在兑。原用丙午时,甲辰旬管下甲辰同壬在乾,即以乾下心星为直符,丙午时干泊离,乃移天盘心星加地盘离上,蓬乙奇到坤任,丁奇到兑英,丙奇到艮。

丙午时甲辰旬,即以心星为直符,加离顺数,甲辰原在乾,即以开门为直使,顺点去,甲辰乾、乙巳兑、丙午时艮,开门加艮是也。丙午时,丙奇到艮。曰凤入丹山,开门相生,丁奇到兑,火旺金死,景门加兑,宫迫不吉,乙奇到坤入墓,杜门加坤门迫不吉。,

夏至阴遁时奇起例
假如万历二十五年五月十一辛丑日丙申时用事,初四甲午符头己到,初八戊戌日辰时夏至乃符先到,而节后到,用超法。甲午至戊戌五日,夏至上局,九宫起甲子己亥,至癸卯五日,夏至中局.三宫起甲子。甲辰至戊申五日,夏至下局,六宫起甲子。今辛丑日申时正是夏至中局,阴遁三震宫,起甲子顺布三奇,逆布六仪。甲子震.乙巽辅乙奇.丙中禽丙奇,丁乾心丁奇,逢戊还元,甲子戊在震,甲戌己在坤,甲申庚在坎,甲午辛在离,甲辰壬在艮,甲寅癸在兑。原用丙申时甲午旬管下,甲午同辛在离,以离下英星为直符,丙申时干泊中寄坤,乃移天盘英星,加地盘坤上禽丙奇,到兑火入金乡,不吉,心丁奇到坎火入水地不吉。辅乙奇到离玉兔当阳吉甲午旬丙申时,即以英星为直符,加坤逆数,甲午原在离宫,即以景门为直使,逆点去,甲午离乙未艮,丙申兑,景门加兑是也。辛丑日丙申时,离兑坎三宫,得奇不得门,艮震巽三宫得门不得奇,此时不宜用事。凡有急事欲行,即于天门地户天马等吉方而出,所谓急则从神也。又依张良运算玉女反闭局行之,必有天神护祐,事缓则从奇门吉方而行为上。

推九星分野吉凶
天有八门,地有八方,加以九星察其气运,随星消息应以八方,非惟可以戡乱除暴,扶助邦国,又必先知岁丙丰俭灾祥,而可预为备荒之计耳。尝以本年立春过宫之日布局,使符用星就九宫分野,以辨吉凶。盖太乙奇门六壬,皆同此应,故为之三式。然入门各有不同,要其极至,则无二理也。太乙书日:太乙在阳宫,辽东不用兵。正以坎艮震巽为阳宫,辽东艮地也,太乙在阴宫,蜀汉可以全身。正以离坤兑乾为阴宫,蜀与汉正坤在西南及西方之地也。占用九星遁临八方,以决善恶,随其善恶所到之方,定人民灾祥岁时丰俭,人事得失,旱潦兵火,无不应焉。若天乙临方,当出大魁也,

乾宫西北属周秦之分,在天文至胃初度隶焉。
坎位北方,应冀州晋魏之分,在天文觜至井十二度隶焉。
良宫东北,应充州韩郑之分,在天文角亢之南,较宿之北隶焉。
震位东方,属齐国之分,在天文氏四至尾初度隶焉。
巽居东南,应荆州之分,在天文井鬼之翌轸之初隶焉。
离居南位,应扬州吴越之分,在天文南斗牛女隶焉。
坤居西南,应益州之分,在天文觜参初度隶焉。
兑位正西,应梁州卫国之分,在天文牛西室三度隶焉。中宫应蔡宋之分,在天文氏心西隶焉。寄遁坤宫,北辰斗柄之间。

奇遁布局法
夫遁甲之法,三重象三才,上层象天列九星,中层象人开八门,下层象地列八卦九宫。天蓬及休门与坎一宫相对,三才定位也。乙丙丁三奇也,乙为日奇,丙为月奇,丁为星奇。戊己庚辛壬癸六仪也。一局六十时,六甲周流而甲子常同六戊,甲戌常同六己,甲申常同六庚,甲午常同六辛,甲辰常同六壬,甲寅常同六癸。甲虽不用而六甲为天乙之贵神,常隐于六仪之下,为直符。其发用实在此,故谓之遁,此大衍虚一太玄虚三之义也。蓬任、冲、辅、禽、英、芮、柱、心九星也,号为直符。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也,遁为直使。二十四气直于八卦,坎则冬至小寒大寒,艮则立春雨水惊蛰,震开春分清明谷雨,巽则立夏小满芒种,离则夏至小署大暑,坤则立秋处暑白露,兑则秋分寒露霜降,乾则立冬小雪大雪。四时分至及四立,为八节,得八卦旺气,故为初中末三气,从之以分天地人元,又间六宫而行各为中下元也。冬至后十二气为阳遁,皆顺行。夏至后十二气为阴遁,皆逆行。二遁各占四卦,为节气之中各六,诸气一周八卦,岁事备矣。此以月取之也,五日为一候,故遁法遇甲己易一局。盖自甲子至戊辰五日六十时,足为上局;己巳至癸酉又五日六十时,足为中局;甲戌至戊寅又五日六十时,足为下局。三局三才之道也,余如之。由是甲巳加四仲,皆为中加四季,皆为下三局。四之而六十甲子备矣。上局则起上元,中局则起中元,下局则起下元,不易之法也。故凡日虽以气候相推,至三元先后不同,三元始终,日有多少,在经有超辰接气拆局补局之法,超接不及而闰生焉。因日定局,因局起元,终不可易。此以日取之也。凡选时先分二遁,次定三局,方起三元。盖先看其日在何节气内,合为某遁,次看其日在何甲己内,合为某局。于是本局起遁冬至后为阳遁顺布六仪,逆布三奇;夏至后为阴遁逆布六仪,顺布三奇。其法自甲至癸十干,常以序行。如局逆顺,前人俱先布三奇,后布六仪,今皆反之。因指六甲为六仪而布局,及布三奇并以丁丙乙为序,皆捷法也。布五宫则寄坤土,此土长生于申之说也。此寄宫终非正位,故遇直符直使,在五则皆注避五于本时之下.恐人误用之也。九宫已布方点,出其时旬头之甲在何宫,以其星为直符,以其门为直使,然后以加临法用之,寻本时支落处,加以直使寻本时干落处,加以直符加临己,乃视其时,课大纲作方命位,.得合开休生二门,并天上三奇,主大吉,方可用事。纵遇太岁金神等煞,亦无害。凡遇寄宫,终非正位,虽得奇.亦不宜用事。诸事乘三吉,而避五凶,直前无惧,但于符应不可不详究也。
玉女反闭诀
阴阳二遁,有闭塞八方皆无门可出,即依玉女反闭局而出,此缓则从门,急则叭神之谓也。凡入阵掩捕,出入远行,见贵上官赴任,即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行,去人皆不见.用事之人,右手持刀闭气作法,画地布局,室内六尺为式,在庭六步为式,门外六丈为式.在野二百四寻为止,画匝四围,并以六为数,先定六数讫,先左手持六筹;各长一尺二寸,右手执刀,向旺方呼浊气一口,次吹旺气,默饮讫,叩街七二通,了祷祝心下事,然后却回身皆旺气启请祝日:维年月日时,某敢昭告于天父地母,六甲六丁玉女六戊藏形之神,某好乐长生之术,行不择日出不问时.今欲为某事虔告天地神祗,丁甲大神,谨按天门拜请六丁玉女真君,画地局,出天门,入地户,闭金斗乘玉辂,玉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匈陈、腾蛇、六合、六甲、神王神将,乘我而行,行到某所,左右巡防,随行随止,随卧随起,辟除盗贼,鬼魅消亡,君子见我,喜乐非常,小人见我,欢跃惶惶.男女见我、供侍酒浆,百恶鬼贼,见我者亡。今日禹步.上应天罡玉文侍傍,下辟不祥,万精厌伏.所向无殃,所理病瘥,所供者达,所击者破,所求者得,所愿者成。帝王大臣,二千石长吏,见我者爱如赤子,今日请召玉女真君护我,进急急如九天玄女道母元君律令。

咒曰:吾左魁右(鬼票),右魁左(鬼票).上魁下(鬼票),下魁上(鬼票),吾藏身三五之中,(鬼+鹳无鸟字旁)(鬼行)之内.(鬼+鹳无鸟字旁)(鬼+甫)之里.颠倒三五,低昂步罡,为我生形,吾载日载月,足履北斗,三台七星,覆我五星.照我二十八宿罗列,卫我璿矶玉衡.卫我身形,衣斗履斗,与斗同仪,今我步罡三五合成,步璿蹑衡趋祥,紫微三五腾声,乘罡御斗,乘正天威.万世常存,日月同曜,邪道五害皆伏,魁罡之下无动无作,急急如律令。咒毕,左手执筹,右手执刀,自鬼门起,左画一圈,布四方八千十二神位。甲日便从甲地入局,乙日便从乙地入局,丙日便从丙地入局,丁日便从丁地入局.庚日便从庚地入局,辛日便从辛地入局,壬日便从壬地入局,癸日便从癸地入局。一说戊日只从乾入局,己日只从巽入局,手痔六筹祷祝四方。

谨请东方功曹大冲天罡,青帝甲乙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
谨请南方太乙胜光小吉,赤帝丙丁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
谨请西方传送从魁河魁,白帝庚辛大神,降子局所,侍卫我身。
谨请北方登明神后大吉,黑帝壬癸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
右谨四方神讫,便从所求日辰上安置筹法

假令子日子上安第一筹,丑上第二筹,寅上第三筹,卯上第四筹,辰上第五筹,巳上第六筹。
术曰
鼠行失穴入狗市,便移子上第一筹,安戊上。大呼东方青龙下。
牛入兔园食甘草,便移丑上第二筹,安卯上。大呼南方朱雀下。
猛虎逡巡入巳位,便移寅上第三筹,安巳上。大呼西方勾陈下。
兔入牛栏伏不起,便移卯上第四筹,安丑上。大呼西方白虎下。
龙入马廄因留止,便移辰上第五筹,安午上。大呼北方玄武下。
蛇行宛转来申里,便移已上第六筹.安申上;大呼东方六合下。
若午日,即从午上命上第一筹。
马入龙泉饮甘水,便移午上筹安辰上。
羊羔易位入酉乡,便移未上筹安酉上。
猿猴踊跃向猪中,便移申上筹安亥上。
鸡飞扑落来羊位,便移酉上筹安未上。
狗入鼠穴捕其子,便移戌上筹安子上。
猪入虎穴自投死,便移亥上筹安寅上。
喝筹讫,但两支夹一干,先成者天门,后成者为地户。如子日先取丑上一筹,掩闭天门.次取申上一筹,横闭地户,向庚上玉女方而去一百二十步外,不可回顾,如事三呼,本日玉女,并念玉女咒,或再念三奇咒而去,大吉。若值何奇,念何奇咒,方如遇四仲地户,不成将初筹第一筹,安冲辰命之成地户之门,亦依此法作用退身少许而行。

十二日图式
子日,丙天门,乙地户,庚玉女,丑上取筹,闭天门,申上取筹,闭地户。
丑日,丙天门,乙地户,辛玉女,丑上取筹,闭天门,申上取筹,闭地户。
寅日,丙天门,庚地户,乾玉女,丑上取筹,闭天门,辰上取筹,闭地户。
卯日,庚天门,丁地户,壬玉女,辰上取筹,闭天门,亥上取筹.闭地户。
辰日,庚天门,丁地户,癸玉女,辰上取筹,闭天门,亥上取筹,闭地户。
巳日,庚天门,壬地户,艮玉女,辰上取筹,闭天门,未上取筹,闭地户。
午日,壬天门,辛地户,甲玉女,未上取筹,闭天门,寅上取筹,闭地户。
未日.壬天门,辛地户.乙玉女.未上取筹,闭大门,寅上取筹,闭地户。
申日,壬天门,辛地户,巽玉女,未上取筹,闭天门,戌上取筹,闭地户。
酉日,甲天门,癸地户,丙玉女,戌上取筹,闭天门,巳上取筹,闭地户。
戌日,甲天门,癸地户,丁玉女,戌上取筹,闭天门,巳上取筹,闭地户。
亥日,甲天门,丙地户,坤玉女,戌上取筹,闭天门,巳上取筹,闭地户。

吉事出地,入天门,乘玉女,而去勿返顾。凶事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去勿返顾。
如子日庚玉女,酉华盖,子青龙,乙地户,丙天门,六丁玉女,天之贵神,不比青龙明堂太阴等星,依法用之,神验。

九宫八卦三台之图式(见图3)
经曰:缓则从门,急则从神。
玉女咒日:(图4)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生,仁恭保魄,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默然坐卧,隐化藏形,急急如律令。
当行玉女反闭之法,以全亿万军人。

起初布阵安筹咒
咒日:乾尊曜灵,坤顺内营。二仪交泰,要合利贞。配成天地永甯,肃清应感玄黄。上衣下裳,震离坎兑,翊赞扶将。乾坤艮巽,虎伏龙翔。今日行筹,玉女侍傍。有急相佐,常辅扶匡。追我者死.捕我者亡。牵牛织女,化成河江。急急如律令。

凡欲远行见贵上官赴任即出地户左行入天门咒
咒日:诺诺哗,行无择日。随斗所指,与神俱出。天番地覆,九道皆塞。中心所欲,令我自得。有来追我,使汝迷惑。以东为西,以南为北。急急如律令。咒讫,闭金关,即取余剩二筹,闭之如子,先取丑上一筹,闭天门,次取申上一筹,闭地户。余仿此。
乘玉女,即三呼所在玉女咒,如子日,三呼庚上玉女。余仿此。
咒日,某上玉女,某上玉女,速来护我,保我,持我。某到某方,杳杳冥冥,莫睹其形,人莫闻其声,鬼莫视其精,爱我者福,恶我者殃,百邪鬼贼,当我者灭,阻我者亡,千万人中,见我者喜。急急如律令。
咒讫,再作九迹禹步.每移一步,持咒一句。(图5)
已上禹罡,每以左足先步,凡出行,军伍等事,如事缓先遁。奇吉门吉凶何如,然后出步此罡举。咒如值乙奇,就默念乙奇咒,出一百二十步之外,不可回头,如事急,望玉女方而去,呼其名念其咒。
蹑罡口念咒口:禹步相催登阳明,白气混沌灌我形。天回地转步七星,蹑罡履斗齐九灵。我步我长生恶逆,摧伏蛇妖惊我步。我长生众灾消灭,我独存急急如律令。
右禹是咒讫
咒日:六甲九章,天圆地方。四时五行,青赤白黄。太乙为师,日月为光。禹步治道,嗤尤避兵。青龙夹毂,白虎扶衡。荧惑前引,辟除不祥。北斗诛罚,除去凶孤五神导我,周游八方。当我者死,逆我者亡。左社右稷,冠贼伏匿。见者有喜,留者有福。万神护我,永除盗贼。急急如律令。咒讫,即叩齿七遍,上应北斗天罡,即次右手持刀画地。(见图6)
四纵五横于地
四纵五横法
咒日:律令律令,四纵五横。万鬼潜形,吾去千里者回,万里者归。呵吾者死,恶吾者自受其殃。急急如律令。
又咒日:律令律令,四纵五横。猛火烈兵,游行天下。搜捉邪精,一切妖魔,外道并向,吾天罡敕下灭,急急如律令。更步三台星,自上台虚精为初步,次中台六淳,下台曲星、一步一咒,三台生我来,三合养我来,三台护我来。

三奇咒
乙奇咒日:天地威神,诛灭鬼贼。六乙相扶,天道赞德。吾令所行,无攻不克。急急如玄女律令。(见图7)
丙奇咒日:吾德天助,前后遮罗。青龙白虎,左右驱魔。朱雀导前,使吾会他。天威助我,六丙除响。急急如玄女律令。
丁奇咒日:天帝弟子,部领天兵。赏善罚恶,出幽入冥。来护我者,玉女六丁。有犯我者,自灭其形。急急如玄女律令。
右已上三道符,用雷霹枣木,方圆各一寸二分,官雕此符为佳如不然,但以黄素纸书之亦可。
又传三奇咒并附录
乙奇咒曰:白虎蹲踞,青龙踊跃。前遮后卫,遵克存纳。仁德洋洋,太虚廖廓。天乙追摄,万样俱作。急急如律令。
丙奇咒曰:天罡扬威,玄武后随。玉彩摇曳,荧惑流辉。神光照耀,太白成瑞。六丙来迎,百福攸归。急急如律令。
丁奇咒:玉女灵神,太阴渊默。华盖静覆,我形不式。我气浩然,悠然寰域。六丁前导,善福来格。急急如律令。
诀日:以上运筹,若不请神喝筹,则神无验矣。此法实用兵之高抬贵手,乃为将之权衡,以此破阵,而前无完阵。以此攻城,而无坚城。以致万邦鹹怀,宜王者之有锡命。四方无虞,见天下之莫予争。后有不务智谋,第恐勇力,妄受斧铖之任,偷处爪牙之职,及其戌虏梗邀,*雄乱国,在心无已成之筹,临事有不决之惑,岂知总戎之道哉。


真人闭六戊法(图略)
夫六戊之法,谓世人欲求仙入山林,渡江海,安立军营,排兵布阵,置顿仓舍,或受法行篆,驱神使将,镇邪避病,逃罪隐匿,避难潜身,远行止宿,提防盗贼,必先用真人闭戊局,则诸恶不能侵,龙虎来相助,鬼神尽钦伏矣。若有急事心迷,不及布局行者,则禹步斗罡,心眼存想,青龙蓬星入太阴,以旬符印面,呼玉女相护,出天门入地户,天藏癸上隐去,无人见矣。或军数众多,厂野营寨安宿之时,防避敌人惊劫,便禹步吸王方气,喷手心们摩眼,如数讫,便从中望北山林崖岸一遭,至戌上住,心眼均讫定,六戊位已定,则用旬符指六戊位,以心用符却搬土从子,上均布散寅辰午甲戍位,各接连门报符念六戊咒,咒讫,收符安囊下,然后高枕无忧而卧。敌人不能害,纵有惊劫,贼兵自惊恐,他迷路而回。更专记天晓时急存心目,开天门散土界,然后方令军行。若忘不开天门,及不散土界,则队伍迷乱,反被他兵围势。
其布六戊之法,或用杜荆杖,或用敕过刀剑相地,以六为方数,临时随意作大小。先禹步吸王方气,喷刀剑上,且随方布定十二支,却以刀从亥上起,手画地如日之转,画至戍上,留空乾位,作门,再禹步从乾位空处入城中。
祝曰:维某年月日时,弟子某,敢昭告于天、地父母,六丁、六甲、六旬、十二时辰,青龙、蓬皇、明堂、太阴,天上玉女,六戊藏形之神,某好乐长生之术,行不择日,出不问时,今欲游行,为某事,欲利自身,谨按黄帝风后遁甲式,专请玉女、六戊,画地敷局,出天门,入地户,闭金关,乘玉女,青龙、朱雀、勾陈、螣蛇、白虎、玄武、六合、太阴、六丁、六甲、六戊六旬、十二时辰,咸卫我而出行。到某处所在,左右巡防。随行随止,随卧随起,辟除盗贼,口舌消亡。君子见我,喜乐倍常,小人见我,欢跃徨徨,男女见我,迎奉酒浆。百鬼恶贼,当我者亡。今日禹步,上应天罡,玉女侍傍,下辟不祥,万精压伏,所向无殃。治病立瘥。凡百吉昌,所攻者达,所击者破,所求者得,所愿者成。帝王大臣,二千石长吏,见我者,爱如赤子。万姓三军见我者,敬如父母。今按天文召请玉女、六戊、大神,随行引进,送达还宫,日后倘某复有召请,神当复出。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敕。

又咒日:泰山之阳,恒山之阴,盗贼不起,虎狼不侵。天帝有敕,司命先行,城郭不完,闭以金关,千凶万恶,莫之敢于。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敕。咒毕,以刀杖掘取中央土一斗,或取艮上鬼门上土一斗,或六斗,吸主方气,喷在土上,均作六分土,复取六戊符,置六戊之方,然后取六分土,置六戊之位六戊之上,必于本旬戊上起置土一分,即戊辰之类。其余五分逆布六阳位,各置土一分,常以此布逆布者,谓布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是也。假令甲子旬日戊在辰,甲戌旬日戊在寅,甲申旬日戊在子,甲午旬日戊在戌,甲辰旬日戊在申,甲寅旬日戊在午。

假令甲子旬于辰上先布土一分,次布寅上,布子、布戌、布申、布午、皆布土讫,却将子位上土微微布散,作界接连寅上,念日:鼠窟土高,均接虎穴。又将寅上土微微布散,作界连接辰上,念日:虎穴土广,均接龙堤。又将辰上土微微布散,作界连接午上,念日:龙堤土厚,均接马岭。又将午上土微微布散,作界连接申上,念日:马岭土坚,均接猴山。又将申上土微微布散,作界连接戍上,念日:猴山土硬,均接狗城。布土讫,便以刀杖画一遍所留空乾位地上,令其与前画相连,闭塞天门,上却以刀画天地,印封讫,置其刀于取土之处,逐堆以剑孔下,六戊神符,仍以土封固,乃禹步立中,吸王方气,喷手结天地印。咒曰:六戊之法,天神祐之。敢有不从,山岳俱摧,急急如律令敕。咒讫,就于局内,任便宿卧,勿复出。如到晓欲出.即吸王气,尽力拨开乾门,去其印,斗散其界土,振衣而出吉。如不散土、即其神不敢去。巳上仍如运筹之法,堆土即运筹也。认定天门地户之方,识其玉女守门之处,仍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去,六十步。切勿回顾,自然迪吉。

夫大暑,六戊隐形,并直事六戊符印,俱选六甲六丁吉日良时,以雷击枣木或年久枫木,或香檀木、雕刻成像,仍设坛祭拜,先祭戊辰,次及戊寅,顺而祭之,然后行用,方有神验。如欲试之,即牵带犊母牛一头于中,将小犊牛放于圈外,终不能入,必待去土一堆,其牛即从散土之处而入.则见神灵矣(见图8)

右此二印,以刀画乾地,封局使用,及上坛作感折罡用之。(见图9)
九天玄女闭六戊灵符,百恶潜避。先置营.以朱书神符置六戊上。(见图10)
博奕胜负局

李靖孤虚立成图(见图11)
金匮云:得与无视孤虚,谓摴蒲博奕,以正时。六甲旬孤上坐者胜,虚上坐者负。又参以三奇八门斗罡,以拘指他人,必胜。
甲子旬,孤在戌亥虚在辰巳,甲戌旬孤在申酉虚在寅卯,甲申旬孤在午未虚在子丑;甲午旬孤在辰巳虚在戌亥;甲辰旬孤在寅卯虚在申酉;甲寅旬孤在子丑虚在午未。伍子胥曰:凡远行诸事,不得往天庭、天狱、天牢,三神大凶常乘青龙历蓬星。
凡出行百恶不敢起大吉。

六甲出行诀
青龙华盖及蓬星,步去地户太阴灵。天门天狱天牢固,阴阳孤宿合天庭。占得星辰真有准,凡事依之验如神。甲子旬子上起青龙,甲戌旬戌上起青龙,甲申旬申上起青龙,甲午旬上起青龙,甲辰旬辰上起青龙,甲寅旬寅上起青龙。并顺行十二支。

真人步斗法
步斗经曰:夫步可以通神,当以夜半居星下白场画地,作九斗星,间相去三尺,天蓬从天罡起,随作次第布。人居魁前,逆布之。正立天英而歌,斗咒诵至天英,便先举左足,并呼星名,以次依经步之,左右更遍履之,如后此法为之,百日则与神人通矣。秘之勿泄,泄非人者,殃随九祖,盗视者无验也。乃诵日:斗要妙兮十二神,承光明兮威武陈。气仿佛兮如浮云,七变动兮上应天。知变化兮有吉凶;入斗宿兮过天关。合律吕兮治甲荣,履天英兮度天任。清冷渊兮可陵沉,枝天柱兮拥天心。从此度兮登天禽,倚天辅兮望天冲。入天芮兮出天蓬,斗道诵兮刚柔际。天福禄兮流后世,出冥明兮千万岁。急急如律令。

出天门入地户过太阴居青龙法
三元经日:初出天门,六戊也入地户,六己也过太阴,六丁也居青龙,六甲也所居之下,百战百胜。假令冬至上元甲子月。甲子时,初起兵出天门辰下,入地户巳下,过太阴卯下,居青龙甲下,百战百胜。又法:出天门者,天上六戊在一宫,入地户,天上六乙在九宫过太阴在七宫,居天上青龙在一宫,余仿此。
斗罡古本云月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
假如闰月,将何以为用?此反错今星台,详诀于后。
书云:用时加月将顺数,要寻辰,见辰罡指处,天地鬼人门所为,当合指只在此时行,虽不泥方向兼金值万金,其法以天月将如所用正时王月将者,即太阳是也。每以官历上看,太阳某月某日已过某宫为准。假如己亥年九月十七日卯时,太阳入卯,连有三十日,俱乙太忡卯为天月将是也。如九月初七癸未日己时用事,即以卯加巳时,上顺去至午得辰,即天罡在午指正南离上大吉,如欲进表献策,取斗所指戌亥之位,戎乾亥为天门方,上出之获吉也。又如入病人之家,必取斗罡,夫斗罡又必指丑寅之位、丑艮寅乃鬼门之方,去之乃吉。凡出行征讨,一切谋为之事,俱从斗罡所指之方,而出大利。巳上出斗罡所指吉方,俱以左手持印,取斗罡气少一口吹之,印上出之感应如神。


六甲阴符法
经日:为上将御敌者,须作六甲阴符法,令敌人自诛。故曰甯与人千金,不教人六甲之阴,天地之间,此道最禁。藏之金匮,贯之于心。不传非人,慎勿轻泄。盗视者盲,盗读者哑。若作六甲阴符,必须斋戒。若犯,则无验矣。

六甲之阴者,印子旬,阴在丁卯,其神兔头人身,神名孔林族。甲戌旬,阴在丁丑,其神牛头人身,神名梁丘。甲申旬,阴在丁亥.其神猪头人身,神名陆城。甲午旬,阴在丁酉,其神鸡头人身,名费阳。甲辰旬,阴在丁未,其神羊头人身,名王屈奇。甲寅旬,阴在丁巳其神蛇头人身,名许咸池。凡作符法,常以月蚀之时,伐杜荆及梧桐等木阴枝,或柏心亦可,悉长九寸,广二寸,厚三分,用雌黄色图画之作像,并画其神名著像下。

凡画符,以锦绎为囊盛之,大将自随身,用兵时,便出六甲旬,六甲之符于囊外,以指敌人,自散不敢交兵也。凡取木时,必先斋戒,取酒一升,、鹿脯三斤,’盐一盏,祝卒蔡之,白苑为席,北向再拜,祝曰:杜荆之先,百鬼之神,曾孙某甲欲与俱游六甲之阴,百鬼之神与子俱游,变化某身以子所指,莫不服者,谨奉清酌美脯子盐,愿欲享之。咒讫,再拜凡三咒毕,乃伐取木,勿令秽,亦勿令人近秽物,及鸡犬见之,并女人见之。

先受持之法,斋戒五日,沐浴兰汤,食香洁净饭,无食五辛之物,及画符毕,以六甲之日夜半,醮之于方坛之上。为坛方一丈二尺,外琈方十二丈,开十二辰门,以竹为篆,长三尺,或九尺,肺地方列之在四向.六阴之符置坛上,依位放以色增彩各三尺五寸,上安酒三杯;脯三斤,盐一盏,白茹为席,北向,北拜跪,呼其四方堂之长,六甲六阴神名,及门户神名者。

假令甲子日,阴在丁卯,正东,再拜呼其神而咒之,以绎帛为囊,盛阴符常随身,则百鬼不能侵,以阴符指敌,则敌人自灭。如仓卒无坛者,但于庭中或野外画地为之亦可。

禁敌法
凡能履阴阳符者,令敌人兵不起。为术之法,甲乙日平旦南向,丙丁日食时西向,戊己日日中北向,庚辛日日映东向,壬癸日日入南向,己上各日,依所向,取方寸桃枝,书敌师姓名,着左履下,求者必得.履敌人之名,兵不起者,谓书敌人寇贼姓名著左履下讫,咒曰某甲不善,大逆轻毁天地日月,伐名水杜树,使神不得血食。神但持之,吾自与神诛击。阴阳神理,共来剪灭。先于符下,画作人之像.从月建上来呼其神名,而随六甲之神所在灭之,则敌人死,仇自消亡矣。

六甲所在神身
甲子旬其神在头,甲戌旬其神左足,甲申旬其神右足,甲午旬其神体腹,甲辰旬其神左手,申寅旬其神右手。
凡行军遇恶风,倒拆旗杆者,取四穷上土作泥人,长三尺,手持桃木弓苇矢箭,又执刀披发,向风三叩齿。
咒日:天有四狗,以守四境。吾有四狗,以守四隅。以城为山,以地为河。寇贼不得过,来者不得进,出者不得逸,去者不得退急急如律令。咒毕,弃之而去,逆风之道,即灾消除矣。如不能咒,弃之而去。

六丁符式
术符上每加本形体,手各持简,身穿朝衣,佩带各本相,足遇旬中,所用日期,宜用本旬符照,镇以净室一间,果仪六碟,面星奇召六丁书符。


遁甲符应经》
【提 要】
《遁甲符应经》三卷,宋杨维德等撰。杨维德字里生平不详,《宋史方技传》称其能传浑仪法。《遁甲符应经》三卷不见于《束史•;艺文志》,载于郑樵《通志》、钱遵王《述古堂书目》,并作三卷。马端临《文献通考》着录为二卷。此书以遁甲论行军趋避之用、百事凶吉,《四库来收书提要》称其书“立术精密,考较详明.宜五行之家所不废”。有《宛委别藏》本。
宋仁宗御制景祐遁甲符应经序
稽夫遁甲之书出于《河图》。黄帝之世,命风后创名,始立阴阳二遁,共一千八十局。迨太公,约七十二局。留侯佐汉,议十八局,推历授时,超神接气,布门耀德,观兵取验,以明胜负,罔不迪吉。是以王者出师,以顺讨逆,前蓍龟燋,兆得天地之中,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动罔不吉,其斯之谓欤?肤嗣三圣之基,居兆民之上,万几之暇,在念庶绩,其凝顺天对而陈兵法.口神道而设教育。口蓬山之藏室有龙甲之秘经,虽绨帙甚多,而繁文弥猥,攻乎异说.动有万殊。采其精纯,冀其明响,因进取其书,命太子洗马兼司天台春官正权、同监判杨维德、春官副王用立、翰林天文李自正、何湛等于资善堂撰集,又命内侍东头供奉官管勾、御药院任成亮、邓保信、里甫继和、周维德总其工程,庇事数月,成书三卷,命曰《景佑遁甲符应经》。昔箕子之演洛书,口武王遂承商柞;萧何之收秦籍,佐高祖乃成炎汉。况兹圣贤之言可通神明之德,不离掌握之中,能际天人之学。肤循上古之道,思致万国之宁。观是书之三卷,阴阳变化,百端干绪,贤者岂通能知?留者岂速能用?用者岂能尽?自非好事者,未必家有其本,以潜心力业有年矣。上之于国家,下之于庶民,一切有为,皆宜用也。昔汉求遗书于天下,又命刘向校书于禁中,使文物之隆无愧之云尔。
遁甲符应经卷上

遁甲总序第一
古法遁者,隐也,幽隐之道。甲者,仪也,谓六甲六仪在有直符天之贵神也。常隐于六戊之下,盖取用兵机,通神明之德,故以遁甲为名。
造式法笫二
昔黄帝受龙马之法,命风后演之而为遁甲,造式三重,法象三才:上层象天布九星;中层象人开八门,下层象地布八卦,以镇八方,随冬、夏二至,立阴、阳二遁,一顺一逆,以布三奇六仪也。

九星所值宫第三
古法曰:天有九星,以镇九宫;地有九地,以应九州。其式托以灵龟洛图,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凡五在中宫。中宫者土,火之子,金之母,所寄理于西南坤之位也。
天蓬主一宫;天芮主二官;天冲主三宫;天辅主四宫;天禽主五宫;天心主六官;天柱主七宫;天任主八宫;天英主九官。
数码待发
八门法笫四
古法曰:天有八风,以直八卦;地有八方,以应八节。节有三气,气有三侯。如是八节以三因之,成二十四气;更三乘之,七十二候备焉。
推八节以主卦为初直第五
冬至一宫坎;立春八宫艮;春分三宫震;立夏四宫巽;夏至九宫离,立秋二宫坤;秋分七宫兑;立冬六官乾。
阳遁上中下局
冬至、惊蛰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同推;大寒、春分三、九六,芒种六、三、九是宜:谷雨、小满五、二、八,立春八、五、二相随;清明、立夏四、一、七,小满九、六、三为期。

阴遁上中下局
夏至、白露九、三、六,小暑八、二、五之间;大暑、秋分七、一四,立秋二、五、八循环;霜降、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相关;处暑排来一、四、七,立冬、寒露六、九、三。
《遁甲符应经》卷上(二)
布局法
一蓬子上一蓬休,芮死推排第二流。更有伤冲并柱甫,不离三四数为头。禽星死五心开六,柱惊还从七上求。内外任生居八位,九寻英景逐方修。
已上四节十二气,三气分天、地、人,上、中、下三局,冬至后阳遁,夏至后阴遁,逐节气阳顺阴逆而布之是也。
布上、中、下局法(此谓甲、己符头)
甲已之日,仲为上局:谓甲子、己卯、甲午、己酉为上局之首也。
甲子至戊辰,已卯至癸未,甲午至戊戌,己酉至癸丑,二十四气在此二十日中用上局。
甲己之日.孟为中局:谓已巳、甲申、己亥、甲寅为中局之首也。
已已至癸酉,甲申至戊子,已亥至癸卯,甲寅至戊午,此二十日为中局。
甲己之日,季为下局:谓甲戍、己丑、甲辰、己末为下局之首也。
甲戍至戊寅,已丑至癸巳,甲辰至戊申,己末至癸亥,此二十日为下局。
假如甲子至戊寅十五日为三无上、中、下,五日一元也。

超神、接气、拆局、补局笫九
假令甲己之日季局第二十日乙庚遇立春,便使立春下局只得四日,至十五日甲己却补足下局,共五日六十时足。其两水气准此,此拆补局,超接之气明矣。
气应变局笫十
且如甲子日巳时交冬至中气方得作用遁,天元上局也。其辰时己前只作阴遁,大雪上局。

天乙直符使起宫异所
王璋曰:天乙直符使起宫异所,谓直门相冲也。阴、阳二遁各有二使,假令冬至后阳使初起一宫,阴使初起九官;夏至后阴使初起九官,阳使初起一宫,故曰起异所。直门相冲者,冬至后,阳使起休门,阴使起景门;夏至后,阴使起景门,阳使起休门,故曰直门相冲。今之用遁,自冬至后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历子午之东部,阳气用事,唯用阳遁阴使;夏至后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历子午之西部,阴气用事,难用阳使阴遁。古经云:冬至后用阴使.夏至后用阳使者,经术不显隐伏之事也。是穷天地,侔造化,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三光之回旋,四季之往复,一消一息,或升或降,而运于无形,布于无象,有所不见,以候后人。

一顺一逆应节变
葛洪曰:冬至气应阳使顺行,阴使逆行;夏至后气应阴使顺行,阳使逆行。应节变者,今用算法合求冬至、夏至加时气应以明之。二十四气各求加时,用遁甲超神接气法。精要之微,但使吉凶有凭,用之无误也。
二遁直符合乎中宫
洪曰:合于中官者,谓阳遁阳使冬至上元甲己日夜半生甲子,初起一宫,历五时至戊辰,在五官;阴时使初起九宫,逆行历五时戊辰,亦在五宫。阴遁阴使夏至上元甲己日生甲子,初起九宫,历五时至戊辰,在二宫;阳使初起一官,顺行历五时,至戊辰,亦在五宫。故
曰:合于中宫也。

二遁出于六四
洪曰:逾出于五土,归于九一者,谓阳通阳使起子一而终于九,阴遁阴使起子九而终于一。归于九,故曰:逾于五土,归于九一也。

二遁阴阳
《易》谓曰:阴、阳二遁,谓冬至已后,自一至五为阳逅,从五至九为阴遁;夏至已后,自九至五为阳遁,从五至一为阴遁。以五宫为阴、阳共遁。冬至后,五宫半南为阳遁.半北为阴遁。夏至后,五宫半北为阳遁,半南为阴遁。凡直使在五宫之时,主客胜负难分,是谓凶也,故曰:避五也。

九宫吉凶
《三元经》曰:时下得天辅、天禽、天心为上吉;得天冲、天任为次吉,得天蓬、天芮为大凶;天英、天柱为小凶。更以五行休旺言之;若大凶之星得旺相气,则小凶;小凶之星得旺相气,则中平;若上吉、次吉之星无气,则中平。以意审而用之。
假今冬至后时下得天任宿,吉;乘旺相之气,为上吉也。

九星休、旺
《三元经》曰;九星休、旺者,谓九星各旺于我生月,相于同类月,死于生我月,囚于官鬼月,休于才月。
假令天蓬水星旺于寅卯月,相于亥子月,死于中酉月,囚于四季月,休于巳午月。日时同。

九星所主
天蓬时,宜安抚边境。修筑城池。春、夏,左将大胜;欲、冬凶亡。其士卒利主不利客。嫁、娶两凶。移徒失火,斗争见血。入官多贼盗。修营宫室、商贾皆凶。
天芮时,宜祟尚修道,交结朋侪,受业师长,吉。不可用兵、嫁娶、争讼、移徒、筑室。秋、冬吉;春、夏凶。
天冲时,宜出师报仇。春、夏,左将胜;秋、冬,无功。不宜嫁娶、移徒、入官、筑室、词祀、市贸。
天辅时,宜蕴身守道,设教修理。将兵春、夏胜,得平地千里。嫁娶多子孙。移徒、市贾、入官、修营,春、夏用有喜。
天禽时,宜祭记求福,断灭凶。将兵四时,吉,百福助。不战用谋,敌人畏服。赏功、封爵、移徒、入官、祠记、商贾、嫁娶,吉。
天心时,宜疗病合药。将兵,秋、冬胜,得地千里:春、夏不利。嫁娶、入官、筑室、祠祀、商贾,秋、冬吉;春、夏凶。利君子,不利小人。
天柱时,宜屯兵自固,隐迹藏形。将兵,车破马伤,士卒败亡。不可移徒、入官、市贾。宜嫁娶、修造、祭祀。
天任时,宜请谒通才。将兵,四时吉。万神助之,敌人自降。嫁娶宜子孙。入官,吉。移陡、筑室,凶。
天英时,宜出行,远行,饮宴作乐。利嫁娶。不宜出兵、移徒、入官、筑室、词枢、商贾。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起一宫,顺行至丙寅时,在三宫时下得天冲宿直,出师报仇,容乘旺气也。
假令夏至上元阴遁九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起九宫,即天英为直宿官,至乙丑时八宫时下得天任,宜请谒,通财利也。

八门所生
开门宜远行征罚,所向通达;休门宜和集万事,洽兵习业;生门宜见贵人,营造事始,伤门宣渔猎捕罚,行逢盗贼,杜门宜邀遮隐伏,诛伐凶逆;景门宜上书遣使,突阵破围;死门宜行诛戮,吊死送丧;惊门宜掩捕斗讼,攻击惊恐。
已上八门内有开、休、生三门,吉,宜出其下。若更合三奇吉宿,为上吉也。五凶门,不可出其下,宜避之。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此时伏吟,生门在八宫,宜见贵人,营造事始,吉。
三甲
上局仲甲,谓甲已之日夜半生甲子,丙辛之日日中甲午时是也。此时关格刑德在门,用兵先举者败,不可出入。利以逃亡,主、客并凶。
中局孟甲,戊癸之日平旦,甲寅,乙庚之日哺时甲申是也。此时阳气在内,阴气在外,利藏兵团守,不宜出师。利主不利客。
下局季甲,谓丁壬之日食时甲辰、甲已之日黄昏甲戍,此时阳气在外,阴气在内,利出行动众,百事吉。利客不利主。又云:壬甲之日夜半之时三甲皆合,谓今日是甲,直符与时皆是甲,故名三甲合。
三奇得使
葛洪曰:若得三奇之使,尤宜其良,谓在六甲之上,自得所使之奇。甲戍、甲午,乙为使;甲子、甲申,丙为使;甲辰、甲寅,丁为使。
假令阳遁三局乙庚之日丁亥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官甲午,是为乙奇得使。
假令阴遁三局丙辛之日壬辰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官甲午,为乙奇得使。
假令阳遁五局丁壬之日,日中为丙午时,此时丙奇下临一宫甲子,为丙奇得使。
假令阴通五局丙辛之日己亥时,此时丁奇下临四宫甲辰,为丁奇得使。
凡用遁甲,若三奇得使更合吉宿奇门者,百事吉。
三奇之灵
洪曰;三奇之灵,宜以出行。三奇者,调六乙为日奇,六丙为月奇,六丁为星奇。与善神开、休、生三门,即吉,为三奇之灵。二吉门其中各有一共临之方,即是吉道清虚。此时此方,出兵行军,征讨劫掠,扬兵耀武,发号施令,皆吉。又求福,安社稷,化人民。
假令冬至下元阳四局戊癸之日日中戊午时,此时六戊在四宫,以直符天英加时于六戊于四宫。天英加四官者,为四宫有戊也,即六丁星奇临六宫。以直使景门加六官,即休门与六丁星奇下临六宫西北方,百事吉。
假令夏至上元阴九局戊癸之日己未时六己在八宫,以直符天辅加时干六已于八宫,即六乙日奇下临七宫。以杜门直使加八宫,即休门合六乙日奇下临七宫正西方,吉。
九天之上六甲子
璋曰:九天之上六甲子,谓六甲为直符。当六甲之时,士众常背直符所临之官,而击其冲,无不胜也。《经》曰:扬兵于九天之上。所以甲为九天之上者,谓《易》称乾纳甲壬。乾为天,天道上升,似壬数至甲,其数九,故六甲为九天之上。所以六甲皆称甲子者,六甲之始,支干之长。举上以明下,故六甲皆称甲子。
九地之下六癸西
谓六癸之位,皆称九地之下。凡逃亡绝迹,当以天上六癸所临之方下出入。《易》称坤纳乙癸。又坤为地,地道下降,从乙数癸,亦为九地,故云癸为九地之下,所以六癸者,皆称癸酉,谓是甲子之终癸酉。
三奇之灵六丁卯
谓六丁为三奇之灵,凡行来、出入、用兵、斗战,皆吉。故曰:能知六丁出幽冥,至老不刑;刀虽临颈,犹安不惊。又云六丁者,六甲之阴。丁卵之神字文伯:丁丑神字文孙;丁亥神字文公,丁酉神宇文通;丁未神字文卿;丁巳神字巨卿。凡斗争、出入、行来,六丁之神常呼其名。所谓三奇之灵六丁卯者,以丁卯为甲子之阴故也。
六合之中六己巳
谓六己之位皆为六合之中。凡为阴谋、密秘、伏隐之事,皆从天上六己所临之方而出,人莫见之。《经》曰;六合为私门.独出独入,无有见者。所以六己为六合中者,从甲数至己,但甲、己合,故六合之中六己巳者,亦谓举甲子一旬之义,故俱称六己巳也。

九天、九地、太阴、六合
张良曰:九天之上,利以陈兵;九地之下,利以伏藏。太阴六合之中,可以逃亡。凡冬至后,阳遁天上直符所临之官,后一为九天,后二为九地,前二为太阴,前三为六合。夏至后,凡阴遁天上直符所临之宫,前一九天,前二九地,后二太阳,后三六合。
假令阳遁上元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直符临八宫,后一九天、后二九地临六宫。前二太阴临四官。前三六合临九官。
假令阴遁上元九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直符临二宫,即前一九天临七宫,前二九地临六宫,后二太阴临四宫,后三六合临三宫。


伏吟
子来加子为伏吟,不宜用兵,宜收敛货财。凡六甲之时,门伏皆伏吟。余仿此。
反吟
子来加午为反吟,不利举兵动众,利散恤仓廪之事。门符冲对皆是。
遁甲符应经卷上(十)
遁甲择日
遁甲择日出军讨罚、兴造百事者,其中有宝、义、制,和日,吉,伐日,凶。
宝日为上吉,谓干生支也。甲午、乙已、丙辰、丙戍、丁丑、丁未、戊申、己酉、庚子、辛亥、壬寅、癸卯日也。
义日为次吉,谓支生干也。甲子、丙寅、辛未、壬申、癸酉、庚辰、庚戍、乙亥、己巳、戊午、辛丑日也。
制日为中平,谓干克支也。甲戌、乙未、乙丑、丙申、丁酉、戊子、己亥、庚寅、辛卯、壬午、甲辰、癸已日也。
和日为次吉,支、干同类也。戊辰、己丑、戊戌、丙午、壬子、甲寅、乙卯、丁巳、己未、庚申、辛酉、癸亥日也。
伐日渭下克上、支克干也。甲申、乙酉、丙子、丁亥、戊寅、己卯、庚午、辛巳、壬辰、壬戍、癸丑、癸未不宜出军,凶。
遁甲符应经卷上(十一)遁甲利客、利主
遁甲利客
《经》曰:天蓬加九官,利为客。若在秋冬之月壬癸亥子日临战,有黑色云气从北方来助战,客大胜。
天柱、天心加三宫、四宫,利以为客。若在秋月及季夏之月庚申辛酉日临战,有白色云气从西方来助战,大胜。
天任、天禽、天芮加宫,利以为客,若在各自的岗位上四季月戊己辰戍丑未日,有黄色云气从东北方来助战,客大胜。
天冲、天辅加八宫、二宫,利为客。若在春冬甲乙寅卯日,有青云气从东方来或东南方来助战,客胜。
天英加七宫,利以为客。若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云气从南方来助战,客大胜。
利主
《经》曰:天英加一宫,利以为主。如秋冬月壬癸亥子日,气从北方来助战,主大胜。
天任、天禽、天芮临三宫、四宫,利以为主。如春夏之月甲乙寅卯日,有青云气从东南方来助战,主大胜。
天蓬加八宫,利为主。如在四季月戊已辰戌丑末日,有黄云气从东北西南来助战,主胜。
天铺、天冲加六、七宫,利为主。如在季夏及秋月庚申辛酉日,有白云气从西北宋助战,主胜。
天柱、天心加九官,利为主。如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云气从南来助战,主胜。
门廹
《经》曰:宫制其门,是为门迫。门制其官,是为宫迫。若吉门被迫,则吉事不成。凶门被迫,凶灾尤甚。
假令开门临三宫、四宫,休门临九官,生门临一官,景门临七宫、六宫,此为吉门被迫,吉事不成。若伤、杜门临八、二宫.死门临一宫,惊门临三、四宫,此为凶门被迫,凶灾尤甚。
《遁甲符应经》卷上(十)三奇应静
三奇应静
《经》曰:阳遁顺行前取用,阴遁逆行后取用。
假如阳一局日中甲午直符在三宫,是顺取用,合丙奇在四宫,即月奇到巽来应时中。如三奇在直符位上,为时初;前一位,为时中;前二位,为时末也。
乾日奇到乾,有着黄衣人至,又有缠钱人至。月奇到乾,有被衣服人来,又有黑飞禽成双而至,百日内进女人财,南方有产亡。星奇到乾,有人执刀斧。不然,有牵角畜而至。三、七日进金银,并金白生气物。
坎日奇到坎,有着皂衣人至。不然,有鼓声应之用工。后七日进钱财,并皂衣人到宅。月奇到坎,有杖。不然,有黄白鸟从西北方来。六、十日、一日,日进契书。若东边有大惊火,发。星奇到坎,有人从南方来,抱小至。更有黑云而至,一、七日进黑飞物。西北方有自吊卒病死者,大发。
艮(左“口”右“乙”字)奇到艮,有人着青衣过往,或提铁器人至。又有黑禽飞,成双北来,二、七进金银,周年进白马,吉。
艮(左“月”右“丙”肊)奇到艮,有青皂衣人至,又罟网卖鱼至,或禽成双而来,有
小啼时,铁器过用工。后七日进人财宝,周年后进白花生气物。星奇到艮,有人携文书纸笔至,或小抱铁器过。二、七日内进青黄色物,百二十日进人口并契字,或白角牛。
震日奇到震,有武士执枪驽。又主雷声,或有鼓声而应,或有网罟卖鱼人或打猎人,并小成群进金银宝,若见东方女人产,大发。
震日奇到震,网舀卖色人或游猎人至,或小成群,与日奇同。七日进生气,周年生贵子。苦北方有雷伤树,方发。星奇到震,有女人成双至,或黑合成双至。一、七日进黄白物牲酒之时、东方有杀伤时,大发。
巽日奇到巽,有白衣人乘马至。不然,有小至。三年内生贵子,进外宝、庄田。见东方林木自枯、火惊、自吊时,发。
巽日奇到巽,有乐声应,又唱喏声,或东南入有惊事所。一、七月进皂衣人,方大发。星奇到巽,有小骑牛来,或南方有黑云而至,见北斗。周年有人落小产死,大发。
离日奇到离,有眼脚病人或小骑牛马,又黑、白飞禽东方而至。七日内进猪、犬,生财,大发。
离日奇到离,有黄黑禽或双而至。、七日或六、十日蚕丝旺,大吉。星奇到离,有青衣服人至,大发。三、七日进横财。若见东方刀兵自害时,大发。
坤日奇到坤,有人白并披孝服,及西方雷伤牛马,或鼓声。应一、七日进鸡、猪,六、十日进契字,大吉。
坤日奇到坤,有人着皂衣,及乌、鹊自南、北二方至,或鼓声。应用工后七日,进北方女人、财物。周年,绝户田,又入皂衣人获财,见东雷声,大发。星奇到坤,有青衣人及黑禽至,或人担水过。应二、七日进水族、海味之物。见北上山崩、水决、田塌,大发。
兑日奇到兑,有女二、五至。不然,有鸟呜应鸡报喜。三、七日、百日进角羽或商音,入田地,见东方牛马自损,大发。
兑日奇到兑,有人持杖东方来,又有抱小鸣声至,有鼓声。一、七日进财,周年进人口、田地。坤、艮二方有老人死时,发。星奇到兑,有人将文书、纸笔来、又打鱼网罟人过西方,有飞禽至。七日进堵鸡等物,坤、艮、兑方有人卒死,或发火为应,大发。
奇门路应
《经》曰:乙奇遇生门,两鼠斗,或孝衣人。休门,牛马及扛木人。开门,客人或红衣公吏人。
丙奇遇生门,路逢恶眼人或斗人。休门,五十里闻鼓声或乐器。开门,老人执杖或哭声。
丁奇遇生门,逢猪者或犬。休门,二十里逢皂白衣妇人。开门,小执竹杖等物应之。
1、戊癸之日:“戊”上疑脱“谓”字。
2、六、十日、一日,日进契书:此处疑有脱漏。
上卷终

卷中
释天遁笫一
天遁者,生门与六丙日奇合地下六丁为天遁,蔽也。
假令阳四局乙庚之日酉时天心为直符。加时干六乙,开门直使,加时宫七,即生门与日奇六丙合六丁于一官,是为天遁也。
假令阴六局戊癸之日哺时天蓬为直符,加时于六庚,休门为直使,加时官四,即生门与六丙月日奇合临六丁于九官,是为天遁。
释地遁笫二
地遁者,开门与六乙日奇合临地下六己为地遁.此时得日精之蔽也。
假令阳一局丙辛之日,日出天冲为直符,加时干六辛,伤门直使临一宫日,即开门与日奇六乙临六己于二宫,是谓地遁也。
释人遁第三
人遁者,休门与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阴中为人遁,此时得星精之蔽也。
假令阳七局乙庚之日夜半天任直符,加时干六丙,生门加时宫一官,即休门与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阴中六宫为人遁。
凡得三遁之时,出门奇,百事吉。
三奇入墓
洪曰:三奇入墓者,谓乙未时为日奇入墓,乙为日奇,木墓在未,故为日奇入墓。丙戍为月奇入墓、丙为月奇,火墓在戍,故为月奇入墓。
璋曰:三奇墓者,谓六、一日奇临二官,六丙月奇,六丁星奇,在六宫,是三奇入墓也。
六仪击刑
洪曰:六仪击刑者,谓甲子直符时加卯(卯子)刑(子卯),甲戍直符时加末(丑成末)刑(戌未丑),甲申直符时加寅(寅巳申)刑(巳申寅),甲辰直符时加辰(辰午酉亥自刑),甲午直符
时加午(自刑),甲寅直符时加巳,寅刑巳。
假令阳通天元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为直符,以日出时六仪击刑也。至庚午时,以甲子直符加六庚于三宫,即六仪击刑也。此时凶,不可用。
太白入荧惑
汤曰:庚为太白,丙为荧感。若庚加丙时,对敌宜防贼来。
假令夏至中元阴二局乙庚之日干旦为丙寅,六庚在乙宫,以天芮直符加时干于三宫,即六庚下临六丙于二宫,即太白入荧惑。
荧感人大白
丙为荧惑,庚为太白。若丙加庚,此时闻贼,必当退避。
假令阴六局甲已之日丙寅时,六丙在八宫,以直符天心加时干,即六丙下临庚子四官,此为荧感入太白也,占贼不来。
青龙回首
洪曰:六甲加六丙,名青龙回首。凡阴、阳二遁遇此时,可以造举,百事吉。若令其门利出行,最为良也。
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六甲在一宫,甲子天蓬直符加时于六丙于八宫,此为青龙回首。
飞乌跌穴
六丙加六甲,名为飞鸟跌穴。凡二遁遇此时,利为百事,出行、营造、举动皆吉。
天乙伏宫格
《三元经》曰:六庚加直符,名天乙伏官。此时战,主客皆不利。
天乙飞宫格
直符加六庚是也。此时主、客皆不利。
天乙伏干格
曰六庚为太白加日干,即为伏干格。此时战,主、客斗伤。
飞干格
曰今日之于加六庚是也。此时战,主、客两伤。

岁干格
曰六庚加今岁之干是也。此时凶。

月干格
曰六庚加今月之干是也。此时凶。

日于格
曰六庚加今日之干是也。此时凶。

时干格
曰六庚加时干,亦名伏吟格。此时不宜举事,用兵凶
大格
汤曰:六庚加六癸为大格。谓天上六庚临地下六癸,此时不可举百事,亡遗者不可求,不在。
刑 格
曰六庚加六已是也。谓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车破马伤,中道而止,士卒逃亡,不可以行。
青龙逃走
璋曰:六乙加六辛是也。此时百事凶
白虎猖狂
璋曰:六辛加六乙是也。此时百事凶。
朱雀入江
璋曰:六丁加六癸是也。此时忌为百事。
腾蛇天娇
璋曰:六癸加六丁是也。此时百事不利。
时 勃
汤曰:六丙所加,皆名为勃。勃者,乱也。谓天上六丙临年、月、日、时之干直符类同六庚所加之义。凡举百事、用兵遇勃,主纲纪紊乱,凶。
遁甲五阳所利
《经》曰;五阳所利以为客。当为客之时,则先举兵,高旗鸣鼓,耀武扬兵以决胜。谓时得甲、乙、丙、丁、戊五干,善神治事,可以出军征伐,远行求利,建国邑,临武事,入官移徒,嫁娶举造,百事皆大吉。此时逃亡考不可得,故《经》曰:直使之行,一时一易,行阳,利以为客。故曰:得阳者,飞而不止。阳五干在子、午之东部生气,故为客利先举。
假令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自子时至辰时得甲、乙、丙、丁、戊,是五阳将,利为客先举,不拘阴、阳二遁,如此例也。
遁甲五阴历利
曰:五阴时,利以为主。当为主之时,即后举兵,低旗衔枚,待敌而后动,以决胜。谓时下己、庚、辛、壬、癸五干,恶神治事,不可拜官、移徒、婚姻、出行、兴造、举百事,逃亡者不可得,宜画策密谋,集武备,祷祀祈福,《经》云:直使之行,一时一易,行阴,利以为主。故曰:得阴者,伏而不起。阴五干在于、午之西部杀气也,故利后动。
假令甲己之日甲子自巳至酉时起己、庚、辛、壬、癸,是五阴时,利以为主,宜后举,不拘阴、阳二遁,皆如此例。
出行呼神字人太阴中
又曰:若欲出行者,所向之方,呼其神之字而行六十步,五转入太阴中,直符阳前二辰为太阴、中阴,后二辰为大阴、中六丁,又为太阴皆是也。呼其神名,谓呼所出门天上所得之星之名字。
天蓬(字子禽,坎)天芮(字子成,坤)天冲(字子翘,震)天辅(宇子卿,巽)
天禽(字子公,离)中宫天心(宇子襄,乾)天柱(字子申,兑。又子常)天任(字子韦,艮。又子金)天英(字子威,离。又子然)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以甲己之日平旦丙寅,此六丙在八官,天上六甲天蓬直符加八宫,欲出东北,呼神名,其字子禽,行六十步,入太阴中。此时前二太阴下临四富东南,天上六丁临九宫正南,左回入东南、正南,皆是。入太阴中仿此。
出入呼六甲神名字五行相制
《经》曰:若有所用百事者,皆向六甲所在之方呼其神名,行六十步,左转入太阴中。又六丁名太阴,见贵人则喜悦,遇阵则胜。
甲戌旬首神名徐何。若开决沟渠,平治道路,分决河道,得于自然,开路无损路,向其方呼其神之字,左转入太阴中,则得所愿自通道路。
甲申旬首神名盖新。若入山田猎,捉捕虎狼、虫兽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左转入大阴中,虫兽自然不动。
甲午旬首神名灵光。安营置阵、巡狩战斗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左转入太阴中,则必胜。
甲辰旬首神名含章。若求官拜将、临民赴任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举步左转入太阴中,则为官不晦散。
甲寅旬首神名监兵。若扬兵振武,教阵荡寇,行军伐不道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左转入太阴中。若出行安边,贼盗自然不起。
又曰:六甲内管五行,而动应无方。其五行而合胜,有相生相克,左手象天,右手法地,体好静,故书五行相制运化之道,无不兼该。若见贵人求官二干石及令长者,则于左手书天字。若商贸兴贩、和结、交友、嫁娶、立契,则书和字。若入山捕收牧猎,则书狮子字。若部工居众,则书强字。若过河治水,则书土字,或戊字.波浪腾声舟揖而溺,犹忌八风触水龙招摇咸池之日。若游山入道,则书龙字,其蛇虫不动。此是五行相制胜负之道。
出入呼莫时下十二辰神
《经》曰:凡出行,呼十二干神名:
甲为天福,其神王文卿;乙为天德,其神龙文卿;
丙为天威,其神唐仲卿;丁为天玉女,其神季田往
戊为天武,其神司马羊;己为明堂,其神纪游卿;
庚为天刑,其神邹元阳;辛为天庭,其神高于张;
壬为天宰,其神王禄卿;癸为天狱,其神受子光。


龙隐待发
之三避五
《经》曰:天道不远,三、五复返。之三避五,恢然独处。三为生气,故之三也;五为害气,故避五也。三为威,五为武,盛于三,衰于五。匹马双轮,无有反顾。
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已之日丙寅时宫得三,此时为生气,则为百事吉,故曰之三。至戊辰时,宫得五,为害气,故曰避五,百事凶。
六丁阴遁神名
丁丑神梁邱叔;丁未神王屈奇;丁巳神许咸池
丁酉神费阳多;丁亥神陵成陆,丁卯神孔林族
威德之时
葛雅川曰;六丙为威,六甲为德,利以为客,发号施令。入其国,犬不吠,马不嘶,回车止轮,所动万里。敢有举兵来向者,皆还自灭,贼必亡矣。天兵末动,敌人自恐;天兵未行,敌人自惊,将兵征讨,客不胜,不利为主,惟宜固守以待天时也。

三奇游六仪
《经》曰:三奇游六仪,利以宫庭宴会、喜乐之事。六仪者,六甲也。三奇者,乙、丙、丁也。谓乙、丙、丁游于六仪之上。
甲子旬有庚午;甲戌旬有己卯;甲申旬有戊子;
甲午旬有丁酉;甲辰旬有丙午;甲寅旬有乙卯。
此为玉女守门之时,有罪无疑,故利宴乐也。
假令甲己之日申庚午,是玉女守门之时也。
天辅之时
《经》曰:天捕之时,有罪无疑。斧头在前,天犹救之。
甲已之日己巳时、乙庚之日甲申时、丙辛之日甲午时、丁壬之日甲辰时、戊癸之日甲寅时,是天辅时也。凡此时有罪,皆自解释也。
天网四张 P22
《经》曰:天网四张,万物尽伤。此时不可举造百事。又神有高下,必须知之,谓时下得六癸之时也。
假今天乙在一宫,即天乙所加宫也。当此之时,必须甸句而去,以左右肩纽面前行过十步.言。若天乙高二尺,以上可消息避天冈,甸甸而去也。
四时所利
《经》曰:春、夏之节,杀气潜藏,阴气居战斗利居乎野之地,居下也。秋、冬杀气在上利居野外,高下顾其杀气也。•;,阳气在上,故阳气在下,战斗
障曰:亭亭者,天之贵神背而击其冲,为胜推之法。将加时神后下,为亭亭所居也。
假令五月将小吉加寅时,即神后临未,为亭亭之在也。
瘴曰:白奸者,天之奸神,合于己女,格于寅申。当合之时,俱背之当。格与不格,合与不合者,皆亭亭向白奸推之法。以月将加时寅、午、戊,上见孟神,即是白奸之位。常以行寅、申、巴、亥四孟怔也。
假令正月将登明加时干,登明仿此。临午即白奸在亥也。他
石公曰:背孤击虚,一女可敌十夫。古法:十人用时弧,百人用B孤,干人用月弧,万人用年孤,惟有时弧最验。今立成于后。
甲子旬(孤在戊亥,虚在辰巴)
甲申旬(孤在午未,虚在子丑)
甲寅旬(孤在于丑,虚在午未)
《经》曰:欲知贼之数多少,便以月将加闻贼时,视上神天经河魁,五百、五千、五万人;见登明太乙,四百、四千、万人;见神后胜光,六百、六干、六万人;见大亩小吉,八百干、八万人;见功曹传送,七百、七干、七万人;见从魁太冲百、一干、一万人。其神旺十倍.相气五倍,休气如数,囚‘少,死气减半也。
推迷路法
黄石公曰:出军,道逼三路,迷.知何道通,以月将加时县在孟,左道通;在季,右道通,在仲,中道通也。
出军疫疡携法
《经》曰:出军,疫厉传染,死者甚众英死人渴搂数个,闻气即解也。
《经》曰:兵家用笼之法,与他笆甚异。可用一盘,以黑为界,置二螺于其中,以左为主,右为客,而作咒曰:田螺舞,能知风雨。敌若来迫,入我城所。田螺京索,风雨不着。敌若不来,各守塌廓。急急如律令。咒讫,露于星斗之下,左侵右则胜,右侵左则败,不相侵,不战也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一篇:奇门法窍4

您可能有兴趣阅读:

超准心理测试:

测你会是“武媚娘传奇”里的哪位妃子?

最近一部电视剧火了,由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才开播一段时间

你会把爱让给好友吗

1.你会在超市免费品尝一些食物吗?会的2不会32.有没有因为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