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水知识 > 《撼龙经》 >

《撼龙经》上卷

《撼龙经》上卷

统 论
须猕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
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西东为四派。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帏为杳冥。
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
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
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大率行龙有真星,星峰磊落是音身。
高山须认星峰起,平地龙行别有名。峰以星名取其类,星辰下照山成形。
龙神二字寻山诀,神是精神龙是质。莫道高山方有龙,却来平地失真踪。
平地龙从高脉发,高起星峰低落穴。高山即认星峰起,平地两旁寻水势。
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踪者是。莫令山反枝叶散,山若反兮水散漫。
外山百里作罗城,此是平洋龙局段。星峰顿伏落平去,外山隔水来相顾。
平中仰掌似回巢,隐隐微微立邱阜。便从邱阜觅回巢,或有钩夹如旋螺。
钩夹是砂螺是穴,水注明堂聚气多。四旁绕护入城裹,水绕山环聚一窝。
霜降水枯寻不见,春夏水高龙脊现。此是平洋看龙法,过处如丝或如线。
高水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环。水缠便是山缠样,缠得真龙如仰掌。
窠心掌里或乳头,端然有穴明天象。山缠水绕在平坡,远有围山近有河。
只爱山来抱身体,不爱水反去从他。水抱应如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
莫道高山龙易识,行到平洋失踪迹。藕断丝连正好寻,退却愈多愈有力。
高龙多下低处藏,四没神机便寻得。祖宗父母数程远,误得时师皆不识。
龙到平洋莫问踨,只观水绕是真龙。念得龙经无眼力,万卷藏真也是空。
脚下横拖为带剑,文武功名从此辩。横看是顶侧是峰,此是贪狼出阵龙。
侧面成峰身直去,不是为朝便不住。莫来此处认高峰,道是元武在其中。
亦有高峰是元武,元武落处四兽聚。聚处方为龙聚宫,四兽不顾只成空。
空亡龙上莫寻穴,纵然有穴易歇灭。或为关峡似龙停,正龙潜在峡中行。
时师多向峡中觅,不识真龙断续情。贪狼自有十二样,尖园平直小为上。
欹斜侧石倒破空,祸福轻重自不同。问君来此如何观,莫道贪狼总一般。
欹是崩崖破是坼,斜是边有边不明。侧是面尖身直去,空是岩石多玲珑。
倒是飞峰偏不正,十者未是正贪龙。平地卓然起顿笋,此是贪尖本来性。
园无欹斜四面同,平若卧蚕啊高岭。直如峡脊引绳来,小似笔头插高顶。
五者方为贪正形,吉凶祸福要详明。火星要起廉贞位,生出贪狼由此势。
若见火星动炎时,看他踪迹落何处。此龙不是寻常龙,生出贪狼自奇异。
火星若起廉贞位,落处须寻一百里。中有贪狼小小峰,有时回顾火星宫。
世人只道贪狼好,不识廉贞是祖宗。贪狼若非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
高山顶上平如掌,中分细脉如蛇样。贵龙多是穿心出,富龙只从旁边降。
高山如帐后面遮,帐里微微似带斜。带舞下来似鼠尾,此是贪狼上岭蛇。
带舞下来似鹤颈,此是贪狼下岭蛇。上岭解来朱紫客,下岭须为贯朽家。
大山跌下小为贵,小山特起大为势。高低大小断续行,此是贪狼真骨气。
大抵九星有种类,生子生孙巧相似。相似方知骨气真,剥换不真皆不是。
一剥一换粗生细,从大剥小最奇异。剥换退卸见真情,小峰依然贪狼起。
剥换如人换好裳,如蝉退壳蚕退筐。或从大山落低小,或从高峰落平洋。
退卸剥换成几段,十条九条乱了乱。中有一条却是真,若是真时断了断。
乱山回抱在面前,不许一条出外边。只有真龙坐穴内,乱山在外两边缠。
此龙错从腰里落,回转余枝作城郭。城郭弯环生捍门,门外罗星当腰著。
罗星要在罗城外,此与火星常作对。火星龙始有罗星,若是罗星不居内。
居内名为抱养瘝,又为病眼堕胎山。罗星若生罗城口,城口皆为玉笋班。
罗城却似城墙势,龙在城中聚真气。罗星若在城关间,时师唤作水口山。
若识罗星真妙诀,一边枕水一边田。田中有骨脉相连,或为顽石焦土坚。
此是罗星有余气,卓立为星在水边。贪巨罗星尖与园,武曲辅弼方匾眠。
禄文廉贞多破碎,破军尖破最为害。只有尖园方匾星,此是罗星得正形,
忽然四面皆是水,两山环合郁然青。罗星亦自有种类,浪说罗星在水边。

巨门星第二
巨门星峰覆钟釜,钟釜之分有何故。钟高釜低事不同,高即为巨矮为辅。
二者虽然皆吉星,大小不容有差互。巨门端庄富贵全,辅弼随龙厚薄助。
贵龙若行五六程,临落之时剥辅星。如梭如印如侧月,三三两两牵连行。
前关后峡相引从,峡若多时龙猛勇。剥到辅星三四重,仔细来此认龙踪。
贪武若无辅弼落,高岭如何住得龙。虽然辅弼是入穴,作穴随形又不同。
穴随星辰作钳乳,形神大小随龙宗。

禄存星第三
禄存上形如顿鼓,下形有脚如瓜瓠。瓜瓠前头有小峰,此是禄存带禄处。
小园带禄围本身,将相公侯出方虎。大如螃蟹小蜘蛛,此是禄存带煞处。
煞踪若有横磨剑,此是权星先出武。大处大峡百十里,宝殿龙楼去无数。
忽逢此等入长垣,万刃打围君莫顾。痴师偷眼旁睥睨,晓者默然佯不知。
若然尖脚乱入茅,唤做蚩尤旗爪距。大抵星辰嫌破碎,不抱本身多作怪。
端正龙神须无破,丑恶龙神多破败。怪形异穴出凶豪,杀戮平民终大坏。
草头作乱因此山,赤族诛夷偿命债。只缘龙上有欃枪,贼旗侧倒非旌幢。
旌幢对对端正立,独立欹侧名欃枪。顿鼓微方似武曲,武曲端正下无足。
有足周围真禄存,园净方为武曲尊。龙家最要仔细辨,疑是乱真分背面。
背似面非岂有真,此是禄存大转移。凹处是面凸是背,作穴分金过入线。
几看星辰大转移,转移须要母顾儿。枝分派别有真种,忽作瓜蔓无东西。
十里半程无冈岭,平洋砂碛烟尘迷。到此君须看水势,水势莫问江与溪。
只要两源相夹出,交锁外结重重围。禄存好处落平漫,大作军州小镇县。
坪中时复乱石生,或起横山或梭面。此处或如辅弼形,辅弼无枝禄多瓣。
禄是帝车第二星,也主为文也主兵。九星行龙俱要禄,最喜夹贪兼武曲。
巨辅或从左肩起,此等贵龙看不足。若逢此星远寻穴,莫向高山寻促局。
若遇九星相夹行,只分有足与无足。燕云岭下出九关,中带禄存三吉山。
高山峡里生尖秀,也有园禄空巉巌。君看山须分种类,漫指横山作正班。
破禄二星形无数,也有正形落低处。也有低形上陇头,杂乱分形君莫误。
形在高岭为高形,山顶上生禄存星。形在平洋山卓立,顶矮脚手亦横平。
顶上生形顶必正,平地生形脚乱行。请君看我细排列。祸福皆从龙上生。
禄存上形如顿鼓,下形有脚如瓜瓠。瓜瓠前头有小峰,此是禄存带禄处。
小园带禄围本身,将相公侯出方虎。大如螃蟹小蜘蛛,此是禄存带煞处。
煞踪若有横磨剑,此是权星先出武。大处大峡百十里,宝殿龙楼去无数。
忽逢此等入长垣,万刃打围君莫顾。痴师偷眼旁睥睨,晓者默然佯不知。
若然尖脚乱入茅,唤做蚩尤旗爪距。大抵星辰嫌破碎,不抱本身多作怪。
端正龙神须无破,丑恶龙神多破败。怪形异穴出凶豪,杀戮平民终大坏。
草头作乱因此山,赤族诛夷偿命债。只缘龙上有欃枪,贼旗侧倒非旌幢。
旌幢对对端正立,独立欹侧名欃枪。顿鼓微方似武曲,武曲端正下无足。
有足周围真禄存,园净方为武曲尊。龙家最要仔细辨,疑是乱真分背面。
背似面非岂有真,此是禄存大转移。凹处是面凸是背,作穴分金过入线。
几看星辰大转移,转移须要母顾儿。枝分派别有真种,忽作瓜蔓无东西。
十里半程无冈岭,平洋砂碛烟尘迷。到此君须看水势,水势莫问江与溪。
只要两源相夹出,交锁外结重重围。禄存好处落平漫,大作军州小镇县。
坪中时复乱石生,或起横山或梭面。此处或如辅弼形,辅弼无枝禄多瓣。
禄是帝车第二星,也主为文也主兵。九星行龙俱要禄,最喜夹贪兼武曲。
巨辅或从左肩起,此等贵龙看不足。若逢此星远寻穴,莫向高山寻促局。
若遇九星相夹行,只分有足与无足。燕云岭下出九关,中带禄存三吉山。
高山峡里生尖秀,也有园禄空巉巌。君看山须分种类,漫指横山作正班。
破禄二星形无数,也有正形落低处。也有低形上陇头,杂乱分形君莫误。
形在高岭为高形,山顶上生禄存星。形在平洋山卓立,顶矮脚手亦横平。
顶上生形顶必正,平地生形脚乱行。请君看我细排列。祸福皆从龙上生。
第一禄存如顿鼓,脚手对对随身去。平行有脚如剑芒,旌节幡幢排次序。
此等星辰出大江,中有小贪并武巨。辅弼侍从左右生,隔岸山河远相顾。
此是神龙作州县,雄据十州并一路。忽然诸山作垣局,更求吉水为门户。
若得门户收吉水,万水千山不须做。
第二禄存如覆釜,脚尖如戟周回布。有脚方为正禄存,无脚名为禄推巨。
此星不是有威权,白手成家积巨富。
第三禄存鹤爪布,两短中长龙出露。出露定为低小形,隐隐前行忽蹲踞。
有穴必生龙虎巧,丑陋穴形龙不住。
第四禄存肋扇具,脚手又似杠丝势。此龙只好结神坛,别有星峰主秀气。
第五禄存如悬鹑,箕帚破碎多折痕。此星便是行龙星,星平生枝自顶分。
此龙只去坪中作,桡棹回来斩关做,高山大峡开三门。
第六禄存落平洋,势如巨浪横开张。他星也有落平者,此星平地也飞扬。
脚摆时复生巨石,石色只是黑与黄。两旁请看随龙峡,长短大小宜消详。
护龙转时看他落,落处当随水斟酌。右转皆右不参差,左转皆左无驳杂。
朝迎指点真穴形,左右高低君莫错,禄存鬼形如披发,虽曰众多势如掠。
第七禄存如长蛇,左右无护无拦遮。此龙非是贵龙从,枕在水边神横斜。
第八禄存在高岭,如戴兜鍪右肩领。渐低渐小去作穴,定右窝钳极端正。
此龙号为八贵龙,捉穴真时最昌盛。
第九禄存如落花,片片段段水夹砂。不是蛟潭为鬼穴,定作罗星水口遮。
天下山山有禄存,或凶或吉要君分。莫道禄存全不善,的为将相公侯门。
要知五岳真龙落,半是禄破相参错。太行顶上马耳峰,禄存神上贪狼龙,
泰山顶上右日观,上右月亭高一半。此是禄存上有贪,如是星峰孰能判。
海上洲岛亦有山,君如论脉应难言。不知地脉廉中国,远出山形在海间。
东出青齐为东岳,过尽平洋大江壑。地脉连延随势生,涧水止龙君莫错。
我观破禄满天下,九等分星无识者。君如识得禄存星,珍宝连城贵无价。

文曲星第四
文曲正形如蛇行,此星柔顺最高情,若作淫邪如撒网,形神恰似死鳝样。
问君如何生此山,定出廉贞绝体间。问君如何称绝体,本宫山上败绝气。
问君如何寻本宫,楼殿之下初出龙。认得星峰初出面,看是何星细推辩。
九星皆挟文曲行,若无文曲星无变。变星便看何星多,多者为主善恶见。
文曲星柔最易辨,每遇旺方上侧面。侧面成峰神直行,直去多如丝杂练。
此星山骨少星峰,若有星峰辅弼同。平地蛇行却为吉,半顶娥眉最得力。
若有娥眉接连生,女作宫膑后妃职。男家因妇列官班,又得资财并美色。
文曲起峰必有情,自然接连左右生。若是无峰如鳝样,死龙散漫空纵横。
纵饶住处有穴形,社稷神庙血食腥。若是作坟并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
男人破家因酒色,妇人内乱官讼兴。变出痨瘵鬼怪病,令人冷退绝人丁。
困龙坪下数十里,忽然卓立星峰起。左右前后忽逢迎,贪巨武辅渐次生。
只得一峰龙便活,娥眉也变辅弼形。平行虽云变辅弼,只是低平少威力。
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为长雄。男人端貌取科第,女人主家权胜翁。
大抵行龙少全格,杂出星峰多变易。辅星似巨弼似文,长短高低细辨认。
莫道凶龙不可裁,也有凶龙起家国。盖缘未识间星龙,贪中有廉文有弼。
武有破军间断生,禄存或有巨辅力。十里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大弱成雄。
此是龙家问星法,大顿小伏为真迹。一山便断为一代,看在何代生间龙,
便向此星定富贵。困弱生旺随星峰,困弱之龙武气力。死鳝烟包入沙砾。
十里百里武从山,独自单行少收拾。君如识得间星龙,到处乡村可寻觅。
龙非久远少全气,易胜易衰非人力。

廉贞星第五
廉贞如何号独火,此星得形最高大。高山顶上石磋峨,伞折犁头裂丝破。
只缘尖炎耸天庭,其性炎炎号火星。起作龙楼并宝殿,贪巨武辅因此生。
古人深识廉贞体,唤作红旗并曜气。此星威烈属阳精,高炎赤黑峰头起。
高尖是楼平是殿,请君来此细推辩。乱峰顶上乱石间,此处名为聚讲山。
聚讲即成即分支,分宗拜祖迢迢路。寻宗寻嫡更寻儿,龙来此处最堪疑。
却来此处横生幛,形如帐幙开张样。一重入帐一重出,四重五重如巨浪。
帐中有脉穿心行,脉不穿心不入相。帐幙多时贵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样,
两帐两幙是贵龙,帐里贵人最威上。帐中隐隐仙带飞,带舞低垂主兴旺。
天官地轴两边迎,异石龟蛇过处往。高山顶上有池水,两边夹得真龙行。
问君高顶何生水,此是真龙楼上气。楼殿之上水泉生,水还落处两边迎。
真龙却在池中过,也有单池在旁报。单池终不及双池,池若倾崩反生祸。
池平两水夹又清,此处名为天汉星。天汉天潢入阁道,此星入相居天庭。
更有卫龙在高顶,水贴龙身入深井。并无水出可追寻,或有蒙泉入小镜。
看他辞楼并下殿,出帐耸起何星应。应星生处形别立,此是分枝劈脉证。
祖宗分了分兄弟,来此分贪识真性。分贪之处莫令差,差谬一毫千里逈。
笋峰贪狼从此出,钟釜枕梭巨辅弼。方峰是为武曲程,最要来辨嫡庶行。
嫡庶不失出帐样,便是龙家五吉星。廉贞恶石众所憎,不晓真阳火里精。
此龙多向南方落,北上众山惊错愕。低头敛衽出朝来,莫向他方妄参错。
凡起星峰皆要石,若是土山全无力。廉贞独火气冲天,石骨嶙嶒平处觅。
廉贞不生吉星峰,顶隔江河作应龙。朝迎必应数百里,远望鼓角声冬冬。
凡见廉贞高耸石,便上顶头看远迹。细认真龙此处生,华盖穿心正龙出。
此龙尊贵最难寻,五吉要随华盖觅。此等真龙不易逢,华盖三峰品字立。
两肩分作两护龙,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为护龙去,前迎后送分雌雄。
雌若为龙雄作应,雄若为龙雌听命。问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瘠形不同。
低肥为雌雄高瘠,只来此处认真踪。真龙身上有正峰,时作星峰拜祖宗。
但看护送似龙盘,又有迎送如虎踞。随龙山水皆朝揖,狐疑来此失踪迹。
水口重重异石生,定有罗星当水立。罗星外而有山关,上生下生细寻觅。
盖缘罗星有真假,真假天然非人力。罗星旁水石骨生,星体端园最高职。
廉贞多生顾祖龙,祖龙远远是朝峰。更看鬼脚回转处,护托须生十数重。
送龙之山短在后,托山不抱左右手。缠龙缠过龙虎前,三重五重福绵延。
缠多不许外山走,那堪长远作水口。护送托龙若十全,富贵双全真罕有。
寻龙十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廉贞已具贪狼内,更述此篇为详载。
有人晓得红旗星,远有权威进凶怪。权星斩伐得自由,不统兵权不肯休。
若遇廉贞不起石,脚下也须生石壁。石壁是背面土平,平处寻龙出踪迹。
贪巨武辅弼星行,出身生处是何星。剥龙换骨若九段,此是公侯将相庭。
红旗气焰威权在,愚妄时师骇凶怪。权星威福得自专,纵入文阶亦武权。
廉贞一变贪巨武,文武全才登宰辅。廉贞不作变换星,孑身乱伦损君父。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有兴趣阅读:

超准心理测试:

你爱撒谎指数有多少

奇幻世界里有一棵恐怖的树,它有一个血盆大口,可以一口把人给吞下。

你会识别富二代吗?

大S和汪小菲订婚,闹得满城风雨。话说,这大小S前后脚一样地嫁入豪